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远峰原创]哦,十八年的军旅路哟、廿一年的文学路!  

2007-03-21 12:58:46|  分类: 文学、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0年3月17日早上,父亲抱着侄子把我送到了村口。那时,阳光正从村东的天幕上泄下来,把我们爷仨都漫成了金色,父亲的脸庞红红的,侄儿的眼神愣愣的,我的心里乱乱的——说良心话,我当时心中一忽一忽地闪动着不想去当兵了的念头,不为别的,看着两眼盛情、将哭未哭的父亲,我觉得自己很“残忍”,要知道我们家六个孩子中,父亲是最痛我、最宠我、最忧我……
  我在父亲眼里不仅是儿子,还是他的重要“谋士”——父亲早年丧父,祖母熬寡熬成他和姑姑,父亲人善,一辈子没用过阴谋,这从他干了四十年村支书,可以得到证明。
  许多人不了解农村,以为村干部都是“霸王”,都是不讲理、欺负人的。其实不是,父亲的一生告诉我,要想当好村干部,你得先做个好人,你坚决不能整人,你不能太自私,你做事得想着左邻右舍、房前屋后!
  我长兄脾气不好——严格意义上说,我们家六个孩子都脾气不好,相对而言大姐、三姐要更恩善些。我说的长兄脾气不好,是相对来说更加不好。兄长总是嫌父亲软弱,嫌他当着村支书还要受气,嫌父亲“没成色”……
  一次,父亲说:“我不是国家干部,村里干不好了,我调走;谁不好了,也把他调走。你要知道,乡亲们都是祖祖辈辈在一起,几百年守着这块地,你让我往哪?我让他往哪?这都不对,也不行。而且,孩子啊,将来我不在了,你们兄弟还在,你们还要与他们的后人祖祖辈辈在一起,几百年守着这块地,我得多给你们栽花,不能给你们栽刺呀……”父亲又说,“凡事忍忍,也就过了,不能与人往死胡同中挤。吃亏人常在呢,不吃亏咋熬人呢……”
  这,就是我的父亲——说实话,父亲去世后,村里的干部换得走马灯似的,几任村领导都比我们家“人多”且“势众”,不还是那些农户、那些人?怎么就干不下去?想都想得到……
  可是,即使是用阳谋,也要人商量的,父亲嫌我兄长自私,与他说不出个“景”。我母亲也是一样,父亲不愿与她商量事。于是,我就成了父亲最器重、依赖的人——站在村口我想,我要是当兵走了,父亲该有多孤单啊……
  想到这儿,我差点儿落泪……
    我忍住了,不想让父亲担心……
  我抬起头来,却惊异发现,父亲也正在忍他的眼泪……
  他,我的父亲,终于忍了几忍,忍住了眼泪,把脸转向一边,又转回来说,“今天你就要‘出笼’了,我没有什么说。”说着,他用右手回向村子的方向划拉了一圈,说道,“你记住,将来出息了,就算当了国家主席,这个小村子是你的家。”
  说到这儿,父亲的眼泪终于汩汩地流了下来……
    我强忍着没哭……
    良久,父亲又说,“要是混不好了,天不收、地不留了,这个小村还是你的家……”
    这时,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伏汛期的黄河水那样,浩浩汤汤流下来……
    3月21日到了部队,记得第一顿饭吃得很沉重!一坐上桌子,眼泪就下来了。想起在家吃饭时,坐在“柳圈椅子”上的父亲,或坐在门口小凳上的母亲。尤其是想,在那株老槐树下,独自喝稀饭或吃面条的奶奶,阳光穿过树叶缝隙斑驳而下,奶奶从容地吃着——可那时,全班人围在饭桌上吃饭,一张张年轻陌生的面孔,班长、班副那深不可测的眼神……
    我眼前恍如梦境般出现了全家吃饭的场景,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

    今天想来,从1990年3月入伍,到1994年3月破格提干……

  战士、班长、排长、广州军区政治部汽车队副队长、队长。2001年起,广州军区文艺创作室,任专业作家……

  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二百余万字、军事论文数十万字——主要作品:短篇小说《你和我的故事》、《爱情经典》、《上尉万中兴的往事》、《出奔》、《兵法》、《末代师长》、《车手》、《大骑马师》等。中篇小说《皇道长治河》、《三多塘的哨声》、《连长彭铁钢同志》、《奸侫是这样炼成的·高俅自传》(该作品《广州文艺》发表后,被《传奇文学选刊》转载,后在《广州日报》连载)。长篇小说处女作《横祸》在《广州日报》、新浪网连载。长篇小说《东山少爷》,《广州日报》连载。长篇小说《雪落长河》、《北宋政坛往事——高俅回忆录》、《兵者》正出版中。短篇小说《三多塘的哨声》获2004年度全军文艺新作品奖。散文《醉湘西》获全国报纸副刊奖。长篇小说《雪落长河》在《郑州日报》连载之中……

  表面上看已风光旖旎,实际上我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我不想罗列其中之苦,那不是我性格……

  可是,如果要找个精神支柱或者说由头的话,我在想,是什么?

    我想,是父亲,是父亲给了我先天生命和后天的一切……

  譬如说:人一辈子总是会遇到些好人、坏人,好人要心存感激。对坏人,这些年来,即使在我最春风得意时,也不与坏人斗,站稳你的脚跟,干好你的事情,让坏人们去说你的坏话吧……

  我的逻辑是:你从来不说他,而他一直在说你——时间久了,听话的人,就会疑虑,他怎么老说人家的坏话?

  我觉得,父亲的性格影响了我……

  现在,父亲已去世八年,当年父亲抱着他送我到村口的小侄子,也当四年兵了……

    我不太好说那些高调话,可我也不太喜欢做太低调的事,是怎么回事,就怎么回事……

  甚至,在我的述职报告中,也不喜欢说那些套话,我写道:“我的经历有所不同,入伍前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后又一直在基层,从战士到连长,连以前的职务都经历了,我或许是全军唯一由连长改的创作员。任创作员后,我也反思,结论是:优势是生活经历丰富,尤其对农民、农村、连队、战士相当熟悉,对文学真诚信仰,吃苦精神尚好,较勤奋、善于自学;劣势是没上过大学,连战士到干部也是提干提的,缺乏创作理论的系统学习……从1996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成为近年较活跃、坚持小说创作的军旅新生代作家之一。进入文艺创作室近6年,几乎没过过星期天、节假日,把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到文学中,虽然累了,但不遗憾……”

    是的,我不遗憾……

    如果从放牛时写小说算起,今年写作已21年,从1986年到1996年,10年始发表作品,回想起自己的文学路,觉得自己挺笨的、也有点苦,但同时也觉得很踏实,没有走过一寸捷径,也没有玩过什么噱头,就那么弯弯曲曲走了过来……

  文学的魅力究竟何在?

  许多人都在想,许多人明白,许多人不明白……

    于我而言,我觉得文学的真正魅力在于:你明明知道,燃尽生命激情,也永远到不了那个光辉的顶点,可还是心甘情愿地一步步走下去……

    路还很长,我会认真走,不为别的,为了自己对文学的信仰,也为了那个遥远瑰丽的文学之梦!

  还有,我父亲的在天之灵,一直在看着我呢……

  我每到农历清明、七月十五、十月一,这些应该烧纸的节气,就会梦见父亲……

  我也会到外边买些个香纸、水果、糕点……

  到郊外,或是某个弃置工地,抔些土,堆起来,插上香,点燃了……

  规规矩矩跪下,给祖母、父亲、母亲磕头……

  然后,就静静看着那袅袅升起的烟雾……

  时不时的一恍惚,我就会看见父亲就在那烟雾缭绕间,正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的儿子,满眼还是那和当年一样的殷殷深情……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