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远峰原创◇一匹野马的真实传说  

2007-03-22 13:16:08|  分类: 文学、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本不想回乡,不因别的,父母奶奶去世后,老宅已不能称为家了,常人不可想象没有人气的院落里的凄惶是何等可怕。

   可最终我还是回去了,年三十下午飞了回去。因为长兄来广州投我,与人做了点小生意,家里男人只剩下十五岁的小侄子。对于河南人言,过年家中没个“男人”,是件无法言说的不体面。

         回去了就要磕头,磕头过程中,我听到了关于我——一匹野马的真实传说,后来姐姐们证实,母亲在世时说过这个事,这个收获,大出所料。

        一家家一户户挨门进,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三八二十四,也不管是亲戚、本家还是外姓人,甚至是仇人或是自己厌恶的人。这是一种礼节,一种古典的和谐典范。

       “八老奶”还在,她今年九十多岁了,虽然耳背眼花了,但稍稍言语,还是能分清人。几句话下来,她竟然听出来是我。这时,她的眼圈红了,湿漉漉的像是要哭,这让我心中由衷震撼,我以为她是觉得自己老了,觉得我给她磕头的次数不会太多了,感伤呢。可是她却喃喃地开了口:“你妈……她都满三周年了……”

  说到这儿她停了下来,眼泪也滚出了眼眶……

        我说:“八老奶,别哭了,她后来病重,也是在受罪,走了,也就不受了……”说着这话,我的眼也咸了……

         她很吃力、很勉强地笑,笑着泪花还烁着,然后用一方手绢擦了眼说:“有(生)你的那天我最先知道……”

         这一回她真的笑了,笑得一脸皱纹都在动,她摸索着拉住我的手说,“五月十八黄昏(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咱村北边的‘大块地’有一匹锃红的小马驹,踏着那半腿深的小麦,风一样跑过来,上了你家门口的坡,往你家了……我一惊醒了,是个梦,那时天快明了。我推醒你八老爷,对他说,‘留旺(我父亲名子)’添人了。你八老爷迷迷糊糊的没听清。我又说,小翠(大姐的名子)妈生了个‘小’。你八老爷说,你别说胡话了,你在家睡觉要知道她生了个‘小’,那鸡都尿了。我说你不信,你明天看。”

         后来,她说,天一亮她就拎了十九个鸡蛋(女孩用双数、男孩用单数)去了我们家,那时候,我正在哇哇啼哭……

          初二那天姐姐妹妹、姐夫、妹夫们都来了,我把“八老奶”说的讲给了他们,她们一边说,“妈在世时也说过……”眼泪就簌簌落了下来……

         我知道,他们都想起了母亲……

         想来想去,我觉得我的生命意象真的是一匹野马,像草原上白羊群中那一匹棕红色的小马驹……

         也我想做一匹野马,无法驯服的野马,狼一般的野,身上火红色的鬃毛似若天边的朝霞……

         我喜欢流浪,狂风中呼呼窜动的流火似的……

         身在颠沛……

        心在流离……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