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魏远峰·长篇小说《雪落长河》·创作感言  

2007-08-06 16:06:41|  分类: 文学、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雪落长河》·创作感言

 

     《雪落长河》是我写得最辛苦的小说,历时数年,几易其稿,感慨良多。小说中几条纠缠着的线,要梳成“新媳妇的大辫子”,着实不易。但是,它也是我第一部通自己血气、通我家乡地气、通黄河水气的小说。黄河就在我们村边,小时候放牛,就在黄河滩里。书中陈鹏年累死在马家营治河工地上,马家营就是我读中学的村子……

    小说中的嘉应观,是现今黄河流域最大的河神庙,它集宫、庙、署衙于一身,它既是雍正王朝的“黄委会”,又是雍正伯父牛钮的“小皇宫”,还是治河名臣的“纪念堂”——就这三点,它就堪称庙宇中的奇观。

    我虽然资质浅薄,却时有写作冲动。1999年春,回乡为父治丧后,去嘉应观搜集了一些资料,一边消化一边写了些小散文。好长一段时间读《清史稿》、《清通鉴》,读《康熙朱笔御批》、《雍正朱笔御批》,读《清经世文编》、《清代官职年表》、《豫河志》,凡与小说中人物有关的就画下记号、折叠书角、简洁摘要、以备查寻。

    心中的人物越来越鲜活、越来越灵动起来,就没有办法不写了。2001年底动笔,刚写下几万字,母亲去世了,只得停下来。不过,回家奔丧,让我又去了嘉应观。2003年春节前,祖母丧礼毕,我住进了嘉应观。刚住下,天就下起了大雪。我在随身笔记中写道:是日午后,北风凛冽,树枝悲鸣,天幕沉沉,阴云叆叇。至傍晚时,风婆怠倦,稍事宁静,雪花轻盈,悠然飘落。及至夜半,狂风又起,风向天歌,雪随风舞,莽莽苍苍,横无际涯。风萧萧兮,似怨女幽啜;铎呤呤兮,若道长窃语。

     时,置身嘉应观内,恍然误入塞外,其神秘诡谲,非言语可表……

 

                            嘉应观全景

     

   一边写着,一边喝茶,喝茶得太多,就老得“出去”。惟一的洗手间,又在数百米外。顶风冒雪,往返途中,能听见世界上最美的踏雪之声。静静伫立,侧耳聆听,狂风被松枝割裂的声音,撼人心魄!小说之中,风的感觉,雪的意象,皆当晚所得。

    眨眼间,六年匆匆过去,2004年春节长假,都没有停过一天。大年初七的凌晨七点,饥饿和寒冷都被我张牙舞爪的兴奋、鸡飞狗跳的愉悦,打成霞光般灿烂的粉末,那天基本上要完成了。此后的几天当中,又进行了局部改动,终于当年2月9日完成初稿,后经多次修改后定稿。

    猛一看,似乎复杂了。大致有三:

    一是开头较复杂。从甲部到乙部,主要人物依次出场,故事都很“自我”。快到了最后的壬部,又基本对应地接了乙部的故事。而中间,从乙部到壬部之间,回过头来讲故事进程。

    二是嵌入文中、成为结构的八卦。文中从乙部至壬部,分别嵌入了八个卦。熟悉《易经》者,能通过象、数、理、辞,猜测雍正心中的期许——嘉应观中的钟铸八卦为雍正钦定,取扭转乾坤之意。但真正含意,已是不解之谜。此结构形式,是我对它的理解、破译。实际上跳过它们阅读正文,亦可。我在小说最后,揭了谜底。

    三是文中的方言。这些年来京剧、豫剧等大剧种,对其他民间戏剧的蚕食,使不少地方剧种消亡了。在我的家乡,有一种曾经童叟皆能哼唱的“怀梆子”,如今已濒临灭绝。因而,我不止一次地想:我的母语:怀川话,还有多长生命?方言消亡,是福?是祸?

    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难说清。

    我是想,它们既然存在过,就应该留下痕迹。因此,文中用了些“经典”方言,为方便阅读进行了注释。计划中的第二部《夕照长河》、第三部《情满长河》,还将采取这样的方式。

    路还很长,得认真走!

    是的,路还很长,必须得认真走!

故事线索

    

★                  一位皇子的坎坷命运:牛钮乃顺治皇长子、康熙长兄,正史上说他岁余夭折,其实他是个牺牲品……

★                  一名公主的悲惨爱情:虹雨系李自成遗妃所生,她的爱情短暂而又永恒,连牛钮都不知她生了红菊、白菊……

★                  一部悲壮的治黄史诗:左副都御史牛钮奉旨堵口,绳巨贪河督赵世显、堵“禹王故道”、筑十八里长堤、立不世之功勋……

★                  一座神秘诡谲的河神庙:雍正初登基,在仅有的700万两库银中拨288万两敕建嘉应观,占地8顷91亩1分8厘5毫1丝7忽,雍正御定规格、御书牌匾、钦撰碑文、钦定八卦,用心良苦。原来,嘉应观不仅是雍正朝的“黄委会”……

★                  一场胎死腹中的大起义:虹雨的女婿姚大旗、王牛在治河工地上做工,姚大旗精心策划了大起义,却在洪灾到来时秉持了民族大义……

★                  一个精心编织的大骗局:“黄河清”大庆典那天,三月里飞起了桃花雪,大庆典变成了大屠杀,主祭人一级爱新觉罗·常泰迟疑之中血染双手……

白雪掩不住殷殷血迹?/P>

雪花飞落入浩浩长河……

牛钮在嘉应观出家了……

 

 

小说中反复提到的颇似皇冠的御碑亭

 

 

                              故事梗概

 

    康熙六十年。

    康熙垂暮之年,病魔缠身。皇储之事,久拖不决,皇子争斗,你死我活。台湾的朱一贵起义风起云涌,一时间大有燎原之势。新疆策妄阿拉布坦,勾结俄国,抗礼朝廷。面临纷繁困局,康熙烦恼不已。

 

    屋漏偏遇连阴雨,就在中秋节那天——

    前半夜,在黄河岸边,家家户户,都把“愿月”之词,改成了祈雨祷告。因为在那之前已经旱了好几个月了,乡民们种下的麦子因为土地缺墒,几乎没有长出什么麦苗,甚至连种子都被地老鼠给吃掉了。看着那干旱的强年景,乡民们眼里漂满无奈……

    可是,就在那个晚上的后半夜,黄河在河南武陟秦家厂、马家营决口了!数丈高的水墙,从“禹王故道”中奔腾而去。河南北部、直隶南部、山东东部黄水无涯,平地行船。受灾百姓,哭天无泪……

    黄河水转北而行夺了沁河河道,漫向运粮河,运粮河淤塞,国家经济大动脉就瘫痪了。给官员的“甲米”、给工匠的“匠米”、给王室的“恩米”,都已无法兑现。京城中一片混乱。

    康熙令正在山东巡河的吏部尚书张鹏翮(张曾任河道总督,颇多建树),与英武殿撰修陈鹏年,火速赶往河南。

 

    左副都御史牛钮,率众押解着囚犯,走在回京路上。“津仓”扩建后,屋顶漏雨,仓底渗水。牛钮拨开迷雾,将诸蛀虫拿获。

     因为人犯要水喝,队伍停下。牛钮下轿,伸腰踢腿,活动筋骨——忽然,他疯跑到河边,看着浑浊不堪、浪花飞溅的河水,他在心中说道:坏了,黄河又决口了!于是,立刻吩咐兵丁:赶快赶路!

    牛钮是康熙的兄长,庶妃巴氏所生。顺治非常喜爱牛钮,曾想立他为世子。孝庄皇后以“子以母贱”为由,强烈抵制。牛钮最后被送出宫廷,寄养在辞职官员李欣兰家。后考中进士为官。

 

    朝廷正在“乾门议事”,商讨对策。仓场总督、漕运总督、河道总督,相互推诿。满朝文武,莫衷一是。康熙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在河南武陟。张鹏翮、陈鹏年紧急召集河督赵世显、河南巡抚杨宗仪等相关官员,商讨堵决赈灾事宜。众人,他说打狗,他说打鸡,相持不下。

    张鹏翮的六百里加急,让康熙眉头紧皱。想再派钦差,却无合适人选。有人禀报:左副都御史牛钮,查处“津仓扩建弊案”回京复旨。康熙眼睛一亮,决定派牛钮前去。

    一听说要到河南去,让牛钮立刻想起了虹雨。连牛钮都不知道,虹雨为他生下了双胞胎女儿:红菊、白菊。她们都已长大成人,一个嫁给了詹家店的王牛,一个嫁给了姚旗营的姚旗。康熙赐给牛钮一个“神秘”物件,交代他只在关键时用。还说,把“它”给牛钮,还有不得已的深意。

 

     决口处议论治河的现场会,很快陷入了僵局。牛钮主张迅速堵上秦家厂决口,修筑堤坝。而河道总督赵世显强调:尊重圣旨——让黄河从天津入海,以免担当责任。

    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牛钮只得让齐苏勒写奏折,请皇上裁决。

    可是,皇上只同意了牛钮的前两条建议,修坝筑堤,只字未提。

    从南岸挑挖引河期间,牛钮偶识郭路河,进而认识了赵世显的真面目。牛钮循着线索,一边治河,一边剥茧抽丝,赵世显的罪行渐渐明朗。

   可牛钮没想到,他从三门峡、洛阳回来巡视黄河回来时,郭路河却被人杀害了!

    专门去明察暗访赵世显罪行的齐苏勒回来说,赵世显这河道总督当初来得就旁门左道——他是靠走江宁织造曹寅的门子——让曹寅在皇上面前帮他说好话,才当上河道总督的。

    张鹏翮也回忆说,当年他调任户部尚书时,他推荐的接班人是张伯行,皇上开始已经同意了,可后来又变卦了,他也很纳闷。

    他们的话让牛钮后悔莫及——因为当年他对张伯行的小小的偏见,他在皇宫中偶遇皇上与张伯行谈论治河,他对张伯行的夸夸其谈很不以为然。于是张伯行走后他直言不讳地讲了自己对张的看法。可是,牛钮并不知道皇上是在“考试”张伯行。更让牛钮后悔的是:因为自己无意中阻止了张伯行继任河道总督,而成就了河道巨贪赵世显。

 

    康熙皇帝派雍亲王胤禛,到治河工地监督河工。初到武陟,胤禛不以为然,戴着墨镜,穿着异服,提着鸟笼,优哉游哉。一会骑马去逛街,一会去县城喝油茶,就差没去花街柳巷了……

     直到有一天,胤禛收到了康熙密谕,仔细询问治河情况,竟能精确到某个点,某段堤,某句话。胤禛左思右想,觉得不对劲——吓得从床上腾地坐了起来……

    胤禛渐渐地对治河留心起来。

     一天,牛钮毫不设防地对胤禛说了他对赵世显的看法,也出示了业已掌握的证据。在胤禛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关键证据,赵世显为当上河督曾经行贿江宁织造曹寅,在河督职位上又冒领治河银两、纵容家人崔氏兄弟贩卖私盐、大量贪墨公帑,终于被革职查办,血染菜市口。陈鹏年署理河道总督,陈鹏年与河工一起挖泥,挑土,倒土,打砈,身先士卒……

   在工地上巡视的胤禛,正悠悠达达地走在工地上,东看看,西瞧瞧。忽然,一个人放下身上的泥包,跪在他的面前。原来那是署理河道总督陈鹏年,胤禛看见陈鹏年,眉眼都分不清了,满身泥浆。包裹瘦弱之躯的便服,紧紧地贴在陈鹏年身上,衣角在寒风中瑟瑟抖动。

    陈鹏年的那个形象很是打动了胤禛,胤禛羞愧难当赶忙将他搀起,紧紧抱住了他。陈鹏年“哇”地哭出声来。

    第二天,胤禛穿着便服,混迹民工之中,挑土,挖土,打砈……河道官员以为胤禛失踪了!找到了他,齐刷刷跪地高呼:“雍亲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民工们都惊呆了!

 

    牛钮与陈鹏年巡视洛阳府,发现知府莘克敏,为筹备治河物料,实施苛政,不择手段,草菅人命。查之。

    康熙圣谕忽至,宣牛钮进京。原来是康熙病危。兄弟见面,涕泗滂沱。最后,在牛钮的极力举荐下,康熙决定传位给胤禛。然后,牛钮把顺治写给他的——在尿布上的传位诏书烧了。此时,胤禛才知道,牛钮原来是自己的伯父。

    大臣正在宣读传位胤禛的诏书,远处马蹄声阵阵传来。各路人马,虎视眈眈,剑拔弩张。这时,牛钮第一次使用那个神秘物件——“万岁牌!”

    一场血腥厮杀被制止了!

    即位大典毕,雍正问牛钮有何要求,牛钮恳请皇上准修钉船帮到詹家店间的河堤。雍正欣然准奏!

 

    牛钮回京期间,马家营再次决口。牛钮赶回武陟,陈已病入膏肓——他几乎是生生累死在治河工地上的。站在陈鹏年灵堂前,牛钮老泪纵横:你,陈鹏年,字北溟……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

    陈鹏年,江西广陵人,后迁湖南潭湘,文章气节,世人称道……死后,家徒四壁。雍正痛哭流涕,下令在嘉应观加陈公祠,纪念他。全体河工为陈举丧,乡民自发吊唁,送葬队伍,十数里长,花圈如山!

 

    齐苏勒继任河道总督,嵇曾筠任副河道总督。

     雍正元年,国库只有白银700万两。可钉船帮到詹家店的河堤,还是开工了。千千万万的黄河儿女,挥动铁锹,锛动镐头,挑着箩筐,背着泥袋,推着小车——挑土、背土的人:威——嗄——或,哎——嗄……

 

                                嘉应观一角

 

    嘉应观的建设,也紧锣密鼓,雍正圣谕:须用山西官窑的上乘砖瓦!山西官窑,离河南武陟,漫漫数百里,漫山遍野都是羊。百亩大的嘉应观,所用砖瓦,都是羊运来的。

 

    牛钮从发配南方的人嘴里,知道了雍正为人残暴。牛钮曾婉言劝过,雍正越来越听不进去,还找茬儿降了他的职。雍正四年,“黄河清”。朝臣联上折子,请庆典祥瑞,接受朝贺。就这样,钦差大臣、左都御史加一级觉罗常泰,到达嘉应观。

    牛钮没有想到,那个祥瑞庆典,其实是个大骗局。

 

    白云庵的尼姑虹雨,像着了魔,非到嘉应观来。

    庆典上正热热闹闹,大队兵丁突然进入,把南院戏楼团团围住。官兵们,挥舞刀枪,嗖嗖放箭,杀声阵阵,戏楼前血光闪烁——河南巡抚田文镜,指挥若定。

王牛被捕。姚旗被射成“刺猬”,虹雨刚抱住姚旗,自己也成了“刺猬”。

   虹雨听见,两个女儿在哭,几个小孩子在哭……她想对他们说,“叫我声妈妈,好吗?叫我声姥姥,好吗?就一声。”可,她一点力气都没了!

    天上落雪了,清清的,凉凉的……

 

    路过的牛钮,看见了虹雨,他扑过来,抱她在怀,老泪纵横。她觉得真幸福,睁大眼睛,指了指女儿和孩子们。

    牛钮点点头。

    虹雨笑了,粲若雪花——灿烂,苍白,动人!她心说:团聚了!飞着桃花雪——多浪漫!虹雨脖子一歪,闭上了眼!

   牛钮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地上的白雪!

   再醒来时,他看见了两个女儿和几个外孙的尸体……

   牛钮看破红尘,在嘉应观出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