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南方日报》·相关评论  

2007-08-07 12:44:49|  分类: 文学、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旗下的文学方阵

http://www.sina.com.cn2007年07月29日08:51 南方日报

  军旗下的文学方阵

  ——评广州军区长篇小说“木棉红”丛书

  文/郭小东

  广州军区的文学创作,向来是军中翘楚,1950年代肖玉的《当乌云密布的时候》;1960年代梁信的《红色娘子军》、金敬迈的《欧阳海之歌》、董晓华的《董存瑞》;1980年代赵寰的话剧,章明的杂文,张永枚、柯原、瞿琮、郭光豹、韩笑、姚成友、叶知秋的诗等等,在全国文坛都有影响。此后,广州军区又集结了一批军中才俊,创作出一批反映对越自卫反击战、特区新军旅的优秀作品。进入21世纪,军中作家的创作视野,已从单纯的军事题材转而向社会和历史拓展,向人生和人性的各个维度作深层延伸,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为纪念建军80周年,新近集体推出的《南方军旅作家长篇小说系列木棉红丛书》(花城出版社近日出版)就是其中的代表性作品。

  “丛书”共12本,由11位军中作家著作。他们的文学视域辽阔,并未囿于南方的社会生活内容,而是推广及至全国地域范围,多种人文涉猎,题材丰富、蕴含意味,艺术追求也屡见新异。尤其值得肯定的是,每一位作家都有自己思考的精神向度,也即有着一种思想的勇气。优秀的文学作品特别是长篇小说,思想也许是最重要的创作因素。

  思想是长篇小说的灵魂

  思想的缺失,已经是当代文学边缘化的重大原因。这12本小说,显著的成就首推思想的成熟,思想不仅仅是一个哲学问题,其实也是一个艺术问题。

  直面抗战的《长城谣》写的是东北军抗日故事,这里的臧否需要历史的客观态度和思想的勇气。陈道阔的《一梦三千年》,是对中国革命中农民地位的全新审视,他们的历史命运其实早已被注定成为这场革命的悖论,他们对革命的乌托邦理想,正是他们的悲剧。这样的思想挖掘,无疑是极端锐利的。谭光荣的《英雄了》,粉碎了我们向来的英雄心结,反诘人与英雄传奇之间的距离有多远。英雄在洗脱了泛政治化的单一评价之后,人对其本性的抗争,就成为英雄的基本内涵。谭光荣为读者提供了多种评价英雄的向度。魏远峰的《兵者》和《雪落长河》,前者穿越了常规难以穿越的东西,作家塑造了一位异质的新兵,进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队,在这个不允许有太多个性表述的地方,讲究自由的高科技意志将何去何从。后者把正史野化,在“字缝”中读史,把散落在历史缝隙中的汗珠、泪珠、凝血捡拾起来,串出一言难尽的项链。他无羁正史,而在故乡的童年记忆中整理对于历史的想像。节延华的《绿颜色》,文学中没有中性的事实,军队的爱情也不例外,作家别出心裁地为读者勾兑了军人与爱情的鸡尾酒,社会上一切可能发生的情爱事实,在军中会以别样的气质去完成。战争、诗歌和军规,它们之间会有协调的空间吗?

  范军昌的《血脉》,作家思想的触须已然不仅仅在他描写对象的形而下表现上。他极力寻觅的是,他笔下的人伦,人与自然之间的伦理关系,它们如何在通向和谐的过程中,却常常以南辕北辙的方式,显示着对对方的抗拒。小说因之获得了一种潜行着、隐晦着的吊诡,一种警醒人类行为的精神性表达。王洪山的《远去的暴风雪》,结尾处有三句话分属于三个军人,连长吴大壮枯黄的照片下,有人写道:“我们会永远记着他,他把士兵当作亲兄弟,把连队视作自己的家。”生产兵羊子怀抱大捆蔬菜,站在野花丛中的照片,解说词上说:羊子创造了三团冬日种菜的先例。士兵华甸有些痛楚地说:“我那时很不成熟,也很自私。”作家最后的文字写道:“真的想念羊子”。参谋长钟铁军内心悲怆,他想,我们共和国的军队里,从高层到士兵,心里都容纳着种种不为人知的伤痛,他们在忍辱负重,蹒跚前行。小说弥漫着一股浓重的兵本意识。所有的小说情节都围绕着关于兵的种种存在诘问。赵琪的《军事特区》、文新国的《代号橄榄枝》、陈泽华的《斑马线》、赵江的《都市丛林》,作品所表达的思想诉求是开放而不是封闭的,也即他们各自描述了作品所处的时代生活,又超越了具体的现实的生存环境,向人类处境及其精神困惑展开想象性思考。

  成熟的文本与艺术创新

  成熟的文本包括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的完美结合,这已经不是新问题了。

  但是,文学的泛文化化、心浮气躁的创作心态,是当前文学艺术性缺失的主要原因。丛书的每一部作品可看出是作家厚积薄发的结晶。这些小说大致都有比较漫长的文学准备和创作周期,生活与艺术的磨合显得和谐统一。形而上地把握生活,成为一种艺术的追求。

  赵琪的《军事特区》虽然由影视文本而来,经充分小说化之后,其叙事呈现着明快简捷不失描写的细节丰腴。一般来说,叙述大体上是时间性的,描写是空间性的,两者的完美统一使文本趋向成熟,即叙事的精当,意蕴的深沉与广袤。现代小说表现的重点在时间的处置。重要的不是话语讲述的时代,而是讲述话语的时代。不是历史的叙述,而是当下对历史的叙述。陈道阔的《一梦三千年》,在密集的第三人称叙述中,沉伏着一个叙述历史的基本的时间格式,即“许多年后,我来到……”虽然这种主观的时间格式使用还不是十分娴熟,但作家已经意识到这种文学的现代性元素对于文本的革命性影响,《雪落长河》也表明了这方面的意向:诸如“牛钮准备起床……”这里没有时间前提,写的是历史,叙述却是现在时的。是现在向过去的叙述,用时间打通了空间的阻隔。《长城谣》的叙事,也采用了时间泛化的方式,使1938这个年份和8年抗战这个时间符码,被化为永恒,这段历史所发生的事将被任何时间记取。对于事件而言,时间就是献给它的永恒的礼物。

  小说自然是重视故事的。叙事的时间观念直接影响到文本的思想指涉,而故事的焦虑化则使小说的精神性发生了根本的提升。焦虑作为生存问题同时成为文本的形式。节延华的《绿颜色》,主人公叶楠始终生活在一种存在的焦虑之中,她面对两个男人就如同站在悬崖的那一瞬间,处境使她畏惧,而内心反思产生焦虑。人物始终处于这种外部恐惧与内在焦虑的形式控制之中。赵江的《都市丛林》的叙事也绵延着这种控制的情绪设计。小说人物对立双方,换了一个战场,处境和心境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都市生存环境使这种对立呈现更为复杂与多元的状态,但性质决定双方的较量又是殊死的。故内容的焦虑描述也就上升为形式表达,而使作品呈现一种内敛的反思过程。陈泽华的《斑马线》,虽然是一个简单的心情故事,但它的起伏跌宕并非仅故事本身,而是充分调动人物内心的困惑也即焦虑的惶惑,惶惑浸润情节而成故事的形式包装,焦虑的话语叙述令小说语境陷入无奈自苦的彷徨之中。

  这些带有明显的现代性文学元素,一旦进入军旅作家的创作实践,文本质素的提升也意味着艺术创新。

  开放与自由的文学选择

  题材与文学成就本无直接联系,但以往的文学价值评说常与题材重大与否关系密切。以往军队作家的题材选择应该还是有所规约的。“丛书”的题材视野充分体现了当今作家创作的自由度。积极意义上的宏大叙事,依然是丛书的主体性叙事。中年作家如节延华、陈道阔、谭光荣、范军昌、文新国、赵江等,大多以乡村和部队生活经验为主,他们历经新中国的重大事件,有一种对国家民族经历怀想追忆的意味,素材的选择与问题的凝聚也大约与历史的重大进程有关。陈道阔的《一梦三千年》,立意在中国农民的历史命运,其言也哀也愤也忧,其情可鉴日月。谭光荣的《英雄了》,更有煮酒论英雄的气魄。节延华的《绿颜色》写的虽然是男儿女儿事,但其间有战争、有离乱、有大时代的风火雷电。范军昌的《血脉》,更是古今梦回,长卷舒放恣意汪洋。文新国的《代号橄榄枝》,崇尚的是“暴风雨中的海燕”,以超人的智慧改写需要二十年的神话。赵江的《都市丛林》,一种战争两个战场,力争在相对广阔的背景中凸现小说内容的宏大。上述作品除范军昌的选材是个例外,其它作品均与军队生活相关。

  如果说上述作家的选材似还有一种无形的心灵指引,倾向于宏大叙事,则青年作家在此基础上有更大的空间。傅建文、魏远峰,对历史似乎有一种神迷。傅建文的《长城谣》及之前的《小提壶》、四卷本的战争纪实,都显示了他的历史钟情。生于1977年的魏远峰,专注于康熙雍正年间的治黄史实《雪落长河》,其情其景尤如置身当下。魏远峰的《兵者》和王洪山的《远去的暴风雪》,赵琪的《军事特区》各以不同的视角,共同营构我军“新军事变革”的历史步伐。都注意到新军事变革的核心,是在高科技的前提下,首先是对人的深刻改造,对部队的深刻改造。这是痛苦而艰难的道德建设过程。他们的小说,都共同提出了当前部队建设尤其是人的建设中,非常敏感的问题。有些观念甚至具有颠覆性,如《兵者》的卓越,《远去的暴风雪》中的羊子等等。

  《斑马线》是惟一与宏大叙事和部队生活毫无关联的作品。这是一个读者熟知也喜欢的“身边的故事”。丛书在弘扬黄钟大吕,金戈铁马的同时,也包容了都市男女在河沟里的翻江倒海。他们那点无病呻吟的情怀,自然也是值得重视的。

  总之,这是一套呈现军人胸怀,抒写现代军人光荣与梦想的作品。

 

 

《南方日报》·相关评论 - 东山少爷 - ☆魏远峰☆

 

 

 

 

“木棉红”丛书作品点评

 

2007-07-29 08:51:57

 


  总政宣传部副部长张西南:
  
  这些天为庆祝建军80周年,不断升温的各种宣传,使我们感受到做为一名中国军人的光荣和责任,也看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对于这支军队的挚爱,使我更加感受到中国军队的使命和责任。我对广州军区的作家怀有深深的敬意,金敬迈、肖玉、柯原、张永枚、叶知秋等等,这些作家在我心目中是偶像,这样的崇敬之情不断延续,也使我对今天所有的广州军区的作家也怀有这样的崇敬之情……这套丛书,是一部英雄主义的交响乐、大合唱,这种交响大合唱不仅唱出了军旅文学那种雄浑的大气磅礴的最强音,而且他们的合唱也告诉我们所有的读者,告诉所有的军人,军事文学的旗帜还在我们时代的高地上迎风招展。

  我注意到这套书推出了一个新人,魏远峰。他从一个士兵,成长为一名作家,我从他的经历当中仿佛看到了李存葆,看到了海波、乔良,看到了阎连科……看到了比他年长的一代曾经在文坛上引领过风骚的军旅作家,在他身上有那代作家的影子,而他今天在文坛中的跋涉,也正是沿着那些作家的足迹在扎实迈进。
  
  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蒋巍:
  
  “木棉红”丛书一次性地推出12部长篇小说,在军旅文学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军队作家的作品中我们找不到晦暗、沮丧,这种昂扬的正气和无坚不摧的勇气,让人不能不震撼。它给广大读者带来信心、带来力量、带来启迪。

  我曾经撰文说中国文学的特点:一是乡村文学极其丰富,二是城市文学比较贫乏而浅薄,三是具有高科技文化含量的反映知识界的作品,极其稀少。所以,作家在知识结构上、跟进时代上,要加快知识更新的速度来反映这个时代。在这12部作品中,我看到了我们军旅作家的迅速跟进,反映出作家与现代科技的迅速接近,加大科技含量,文化含量,可以让网络、网民、信息等新生事物迅速走进我们的文学作品,让作品具有更强的可读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何西来:
  
  我们今天的文艺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缺乏大国形象,缺乏刚劲、清新的文风、戏风,小说创作、诗歌创作、戏曲创作、流行歌曲等都有这个问题,颓靡之风还相当程度地存在。中华民族是个大民族,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民族,中华民族现在正在世界上崛起,可是我们的文化有许多与崛起的精神不一致的东西。而撑起这个中华民族文化大厦的精神力量,相当一部分力量来自我们部队。文艺界的衰靡之中需要中流砥柱,我们完全有理由寄希望于广州军区的军旅作家们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闪耀在文坛,来支撑共和国上升时期的民气、国风!
  
  鲁迅文学院教授何镇邦:
  
  “木棉红”丛书12部作品相当厚重!其中有军事题材、地方题材、现实题材、历史题材、农村题材、都市题材,可以说题材非常丰富。比如赵琪的《军事特区》反映的是机械化到信息化战争的转变,重要的是人的素质。魏远峰的《兵者》写一个部队最基层的士兵,《雪落长河》写得康熙末年治理黄河的。节延华的《绿颜色》写部队的恋爱生活,写得很有兵味,人物性格,生活氛围,表现得很充分。
  
  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志忠:
  
  12部作品,各有风采,铺展着中国近代、现代一直到21世纪的烽烟。从晚清小镇上的本土化的商业小说(《血脉》)到地方风情的农村小说(《一梦三千里》),再到新军事变革大背景下,描写一批知识型专家型军官的《军事特区》、《代号橄榄枝》等。他们的写作,比较扎实、厚实,给了我们愉快的阅读经验。

?/P>

?/P>

?/P>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新闻信息中心制作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