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羊城木棉别样红  

2007-08-07 20:42:44|  分类: 文学、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军区军旅作家“木棉红”长篇小说系列丛书印

  

羊城木棉别样红 - 东山少爷 - ☆魏远峰☆

   

八一建军节前夕,广州军区作家推出了“南方军旅作家‘木棉红’长篇小说系列丛书(下简称:丛书)”,纵观丛书,题材丰富,手法多样,立意高远,个性鲜明。体现出一个创作集体的实力,也昭示了历史洪流中作家的进步与发展:老作家们文学个性更纯熟,文学技巧有突破;年轻作家们,作品张扬着个性,充满朝气与希望。丛书以“木棉红”冠之,使南疆特色与军旅文学的大意象契合起来,虽非黄钟大吕,确也气象非凡。

“丛书”近一半正面攻坚的现实军事题材,尤其赵琪的《军事特区》、文新国的《代号橄榄枝》、魏远峰的《兵者》等作品,直接切入我军“军事斗争准备”和“新军事变革”,既让人有热辣、新鲜、畅快的阅读快感,又让人不得不掩卷沉思。节延华的《绿颜色》、赵江的《都市丛林》、洪山的《远去的暴风雪》从另一方面楔入生活,在历史流转中揭示人的精神情感追求,时而昂扬高亢,时而如泣如诉,审美意境幽远。革命历史题材中,傅建文的《长城谣》、谭光荣的《英雄了》高扬英雄主义旗帜,别样展示了斗争的艰难与复杂,描绘出另类战争和另类军人的状态。历史、农村题材作品中,范军昌的《血脉》、魏远峰的《雪落长河》、陈道阔的《一梦三千年》,作家们开掘生活积累,汲取地域文化,兼顾当代观照,让死去的历史有了敏锐的现代意识。陈泽华的《斑马线》写的现代都市,试图在现代气息的城市生活与现代人的追求、迷失中,探究人的生存困惑与命运变奏。

    新军事变革风起云涌,新话语、新观念、新思维涌入军营,这正是现代化的标志和必然。江永良是《军事特区》的主人公,多年任大军区战研部研究员,对新军事变革的急迫、机遇,感受至深。他主动下基层,从某基地参谋长到代司令员到司令员,心无旁骛,竭精惮虑,率部走向信息化,书写出壮丽的人生篇章。《代号橄榄枝》中的方海燕,在和平年代不和平的大环境中,与境内外敌特分子斗勇斗智,惊心动魄。      《兵者》中的卓越,大学生入伍当兵,从超级军事发烧友到一名战士,他有知识、有思想、刚直不阿,身上氤氲着说真话、求真理的军人本色。

  江永良、方海燕、卓越都是新军事变革催生出的新人物,满口新词新语,满脑奇思妙想,以“个色”的军人形象,飞驰在新军事变革的大道上,他们的坐标是今天,目标在未来。某种意义上说,上述形象重塑或填补了“知识军人”的形象空白:江永良代表着我军新生代知识型指挥军官,方海燕代表着“第一战斗力”方队的科技工作者,卓越代表着潮水般涌向军营的“知识战士”。上述形象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前瞻性,也某种或全部意义上具有独创性。

     作家们真实表达了国防现代化对人的改造,展示了观念转变的艰难与复杂。突然间成了冲击巨大、嬗变强烈的群体,军人该何去何从、何以应对?上述现实军事题材作品,均给出了属于作家的答案。贴近生活、贴近军营,文中正气、生气、虎气、浩气森蓿嗖嗝娉氏至吮涓锏娜袷朴攵嗖剩萌四坎幌窘印?br/>   

     当代性是文学创作的根本意义。作家的生活积累、审美思考,均须以当代性实现。一曲绵延半个世纪的两代军人事业橛朊说难だ鲋琛D骋罢揭皆菏兹卧撼つ盖咨蜱骱图倘卧撼さ拇笈堕诠芾砉勰钌喜钜炀薮螅园槿鲜队胙≡窀娜徊煌I蜱骱?个军人女儿间矛盾交织,一个羽翼下飞出的三只雏凤,飞出完全不同的轨迹,但军人品格却一脉相承。人性是复杂的,人性是善良的,人性之光与美,如同生命之绿,生机勃勃,直到永远(《绿颜色》)。

 

羊城木棉别样红 - 东山少爷 - ☆魏远峰☆

                            博主的学生们来敬酒

 

     边防营长王辰光转业地方,骨子里军人本色不变,血液中的军旅豪情依然,百折不挠,创出专利,执着追求中收获人生硕果,强者总不抱怨命运,而是紧扼住命运的咽喉(《都市丛林》)。一串跌宕起伏的传奇故事,一位形象另类的鲜活英雄,一群血肉丰满的各色人物,黄世松从玩劣少年到抗日英雄,从壮丁到我军高干,在血火沸腾的生命搏击中完成生命的淬火,生命是如此多彩、多情,人生又是多么的善变与无常,作品惹人回味(《英雄了》)。七连连长孙子忡和八连连长吴大壮都面临提拔,到底谁是副营长这块料?孙子忡在研究高寒地区单兵快速运动战法。吴大壮却把希望建立在“找听话的新兵”。(《远去的暴风雪》)

     惟多样复杂,人物性格才丰满,容量才阔。国难当头,驻守在北大营的东北军张仲阳和兄弟们从彷徨到奋起,立马横刀抗敌报国,而张仲阳之父却在声色利诱中落入陷井。家仇国恨,善恶恩仇,紧相交织,波澜壮阔。一个新视角、一幅新画卷,让我们感受了“九一八”背景下,一首浩然的长城新歌谣,传递出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的铮铮骨气(《长城谣》)。

     文学的意味是审美丰盈,这点上说,《血脉》塑造的杜本是又一个鲜明、丰满、坚实的形象,他应该是“丛书”中一个重要收获。作品选取晚清由近代向现代过度时期,豫西南一条富有历史意味的河流由丰而枯的变迁与沧桑,着意突出了与此相随的商人杜本正由荣而枯、由盛而衰的人生,他的悲剧命运深刻揭示了一曲令人深思的人与自然由和谐而对峙的悲歌,审美个性凸现。而且,悲剧作品中具有乡村风情画的韵致,手法之纯熟、老道,令人感叹。《雪落长河》中的牛钮笪首樱纯部酪簧雌坪斐荆黾椅溃缓佣匠屡裟暧牒庸ひ黄鹜谀唷⑻敉痢⒋虺S,累死在工地,乡民自发吊唁,葬伍十数里、花圈如山。羊城木棉别样红 - 东山少爷 - ☆魏远峰☆

     《一梦三千年》中的张长元,祖上富庶,父亲好赌,输光家产,还卖了张长元母子。解放了、土改了、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斗转星移,时代变迁,农民的土地情结依然。上述人物,之所以立得住,无不是作者对人物很熟悉。作者中,多有“少年故事今日鲜”的感慨。

    

     总之,通读丛书,深切感受到丛书鲜明的审美意象中:体现了改革开放前沿地区的社会生活新貌,也表达并强调了“两前两制”前沿的南国军营的风采。回首上世纪九十年代广州军区作家们张扬起“特区军旅文学”的旗帜,回头再看今天的“木棉红”,能看出广州军区的作家们高扬主旋律和上下求索不止的精神一脉相承。   

     据介绍,丛书中的作品如:《血脉》、《绿颜色》、《英雄了》、《雪落长河》已腹稿数年、十数年,《长城谣》、《军事特区》、《一梦三千年》中人物也在心中鲜活久矣,《兵者》、《斑马线》、《都市丛林》、《代号橄榄枝》、《远去的暴风雪》均数易其稿。

     事实上,成书过程是,作家们已展开创作之际,部领导看准时机、因势利导,让它成了一次集团行动。既尊重了创作规律,又保护了作家个性。而且,从一开始他们就是要把“木棉红”这个南方军营文化意象,当作品牌来打造的。整个过程,秉持“宁慢勿滥、追求精品”的理念,鼓励交流切磋、共同提高。初稿完成,分工审读,提出意见,认真修改。同时,真诚请评论家、审读、编辑提意见,不走形式。最终审读中部领导和相关人员,又对一些作品提出意见,大家的修改,也不含糊。可以说是:因了春风化雨功,才得今日木棉红!

 

     近年文坛,文学低谷,人心浮躁。此背景下“丛书”异军突起,应说是军事文学的新收获,也是对当代文学的新贡献。“丛书”大半是现实军事题材,撷取新军事变革大潮中的浪花,深入前沿生活,塑造军人形象,张扬英雄品格,难能可贵。因此,可以说丛书是军旅文学百花园中的新奇葩,也应是新世纪初我国文学的新收获。

     当然,作为一个群体,个体差异也存在。“丛书”中有的作品生活基础硗薄,有的作品立意气象偏小,有的作品功夫还欠打磨。这些,都有待作家们在创作实践中努力提高。

 

 

 

 

 羊城木棉别样红 - 东山少爷 - ☆魏远峰☆

 文能先生与北村先生

 

 

 

 

 

 

    

八一建军节前夕,广州军区作家推出了“南方军旅作家‘木棉红’长篇小说系列丛书(下简称:丛书)”,纵观丛书,题材丰富,手法多样,立意高远,个性鲜明。体现出一个创作集体的实力,也昭示了历史洪流中作家的进步与发展:老作家们文学个性更纯熟,文学技巧有突破;年轻作家们,作品张扬着个性,充满朝气与希望。丛书以“木棉红”冠之,使南疆特色与军旅文学的大意象契合起来,虽非黄钟大吕,确也气象非凡。

“丛书”近一半正面攻坚的现实军事题材,尤其赵琪的《军事特区》、文新国的《代号橄榄枝》、魏远峰的《兵者》等作品,直接切入我军“军事斗争准备”和“新军事变革”,既让人有热辣、新鲜、畅快的阅读快感,又让人不得不掩卷沉思。节延华的《绿颜色》、赵江的《都市丛林》、洪山的《远去的暴风雪》从另一方面楔入生活,在历史流转中揭示人的精神情感追求,时而昂扬高亢,时而如泣如诉,审美意境幽远。革命历史题材中,傅建文的《长城谣》、谭光荣的《英雄了》高扬英雄主义旗帜,别样展示了斗争的艰难与复杂,描绘出另类战争和另类军人的状态。历史、农村题材作品中,范军昌的《血脉》、魏远峰的《雪落长河》、陈道阔的《一梦三千年》,作家们开掘生活积累,汲取地域文化,兼顾当代观照,让死去的历史有了敏锐的现代意识。陈泽华的《斑马线》写的现代都市,试图在现代气息的城市生活与现代人的追求、迷失中,探究人的生存困惑与命运变奏。

    新军事变革风起云涌,新话语、新观念、新思维涌入军营,这正是现代化的标志和必然。江永良是《军事特区》的主人公,多年任大军区战研部研究员,对新军事变革的急迫、机遇,感受至深。他主动下基层,从某基地参谋长到代司令员到司令员,心无旁骛,竭精惮虑,率部走向信息化,书写出壮丽的人生篇章。《代号橄榄枝》中的方海燕,在和平年代不和平的大环境中,与境内外敌特分子斗勇斗智,惊心动魄。      《兵者》中的卓越,大学生入伍当兵,从超级军事发烧友到一名战士,他有知识、有思想、刚直不阿,身上氤氲着说真话、求真理的军人本色。

  江永良、方海燕、卓越都是新军事变革催生出的新人物,满口新词新语,满脑奇思妙想,以“个色”的军人形象,飞驰在新军事变革的大道上,他们的坐标是今天,目标在未来。某种意义上说,上述形象重塑或填补了“知识军人”的形象空白:江永良代表着我军新生代知识型指挥军官,方海燕代表着“第一战斗力”方队的科技工作者,卓越代表着潮水般涌向军营的“知识战士”。上述形象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前瞻性,也某种或全部意义上具有独创性。
     作家们真实表达了国防现代化对人的改造,展示了观念转变的艰难与复杂。突然间成了冲击巨大、嬗变强烈的群体,军人该何去何从、何以应对?上述现实军事题材作品,均给出了属于作家的答案。贴近生活、贴近军营,文中正气、生气、虎气、浩气森蓿嗖嗝娉氏至吮涓锏娜袷朴攵嗖剩萌四坎幌窘印?br/>   

     当代性是文学创作的根本意义。作家的生活积累、审美思考,均须以当代性实现。一曲绵延半个世纪的两代军人事业、爱情与命运的绚丽之歌。某野战医院首任院长母亲沈琪和继任院长的大女儿叶楠在管理观念上差异巨大,对爱情认识与选择更迥然不同。沈琪和3个军人女儿间矛盾交织,一个羽翼下飞出的三只雏凤,飞出完全不同的轨迹,但军人品格却一脉相承。人性是复杂的,人性是善良的,人性之光与美,如同生命之绿,生机勃勃,直到永远(《绿颜色》)。

 

羊城木棉别样红 - 东山少爷 - ☆魏远峰☆

                            博主的学生们来敬酒

 

     边防营长王辰光转业地方,骨子里军人本色不变,血液中的军旅豪情依然,百折不挠,创出专利,执着追求中收获人生硕果,强者总不抱怨命运,而是紧扼住命运的咽喉(《都市丛林》)。一串跌宕起伏的传奇故事,一位形象另类的鲜活英雄,一群血肉丰满的各色人物,黄世松从玩劣少年到抗日英雄,从壮丁到我军高干,在血火沸腾的生命搏击中完成生命的淬火,生命是如此多彩、多情,人生又是多么的善变与无常,作品惹人回味(《英雄了》)。七连连长孙子忡和八连连长吴大壮都面临提拔,到底谁是副营长这块料?孙子忡在研究高寒地区单兵快速运动战法。吴大壮却把希望建立在“找听话的新兵”。(《远去的暴风雪》)

     惟多样复杂,人物性格才丰满,容量才阔。国难当头,驻守在北大营的东北军张仲阳和兄弟们从彷徨到奋起,立马横刀抗敌报国,而张仲阳之父却在声色利诱中落入陷井。家仇国恨,善恶恩仇,紧相交织,波澜壮阔。一个新视角、一幅新画卷,让我们感受了“九一八”背景下,一首浩然的长城新歌谣,传递出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的铮铮骨气(《长城谣》)。

     文学的意味是审美丰盈,这点上说,《血脉》塑造的杜本是又一个鲜明、丰满、坚实的形象,他应该是“丛书”中一个重要收获。作品选取晚清由近代向现代过度时期,豫西南一条富有历史意味的河流由丰而枯的变迁与沧桑,着意突出了与此相随的商人杜本正由荣而枯、由盛而衰的人生,他的悲剧命运深刻揭示了一曲令人深思的人与自然由和谐而对峙的悲歌,审美个性凸现。而且,悲剧作品中具有乡村风情画的韵致,手法之纯熟、老道,令人感叹。《雪落长河》中的牛钮笪首樱纯部酪簧雌坪斐荆黾椅溃缓佣匠屡裟暧牒庸ひ黄鹜谀唷⑻敉痢⒋虺S,累死在工地,乡民自发吊唁,葬伍十数里、花圈如山。羊城木棉别样红 - 东山少爷 - ☆魏远峰☆

     《一梦三千年》中的张长元,祖上富庶,父亲好赌,输光家产,还卖了张长元母子。解放了、土改了、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斗转星移,时代变迁,农民的土地情结依然。上述人物,之所以立得住,无不是作者对人物很熟悉。作者中,多有“少年故事今日鲜”的感慨。
    

     总之,通读丛书,深切感受到丛书鲜明的审美意象中:体现了改革开放前沿地区的社会生活新貌,也表达并强调了“两前两制”前沿的南国军营的风采。回首上世纪九十年代广州军区作家们张扬起“特区军旅文学”的旗帜,回头再看今天的“木棉红”,能看出广州军区的作家们高扬主旋律和上下求索不止的精神一脉相承。   

     据介绍,丛书中的作品如:《血脉》、《绿颜色》、《英雄了》、《雪落长河》已腹稿数年、十数年,《长城谣》、《军事特区》、《一梦三千年》中人物也在心中鲜活久矣,《兵者》、《斑马线》、《都市丛林》、《代号橄榄枝》、《远去的暴风雪》均数易其稿。

     事实上,成书过程是,作家们已展开创作之际,部领导看准时机、因势利导,让它成了一次集团行动。既尊重了创作规律,又保护了作家个性。而且,从一开始他们就是要把“木棉红”这个南方军营文化意象,当作品牌来打造的。整个过程,秉持“宁慢勿滥、追求精品”的理念,鼓励交流切磋、共同提高。初稿完成,分工审读,提出意见,认真修改。同时,真诚请评论家、审读、编辑提意见,不走形式。最终审读中部领导和相关人员,又对一些作品提出意见,大家的修改,也不含糊。可以说是:因了春风化雨功,才得今日木棉红!

 

     近年文坛,文学低谷,人心浮躁。此背景下“丛书”异军突起,应说是军事文学的新收获,也是对当代文学的新贡献。“丛书”大半是现实军事题材,撷取新军事变革大潮中的浪花,深入前沿生活,塑造军人形象,张扬英雄品格,难能可贵。因此,可以说丛书是军旅文学百花园中的新奇葩,也应是新世纪初我国文学的新收获。
     当然,作为一个群体,个体差异也存在。“丛书”中有的作品生活基础硗薄,有的作品立意气象偏小,有的作品功夫还欠打磨。这些,都有待作家们在创作实践中努力提高。

 
 
 
 
 羊城木棉别样红 - 东山少爷 - ☆魏远峰☆
 文能先生与北村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