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远峰随笔]·《醉 湘 西》   

2009-02-25 04:21:33|  分类: 文学、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沱江流日夜

 

白天,一座座山,绿油油,绿森森。

沱江,涓涓,淙淙,潺潺,不紧,不慢,安静,闲适。

农家水牛,优哉游哉。

入夜,群山挺立,守望古城,依稀能见,叠嶂曲线。

沱江,幽幽,缓缓,汩汩——古城宁静,沱江宁静!

坐着小艇,悠悠漂去……

 

吊角楼里,射出灯火,映在江面,沱江羞涩,满面粲然。

它,真是奇了,晴天有晴天魅力,雨天有雨天妩媚。

江上弥漫着湿湿水汽,坐在艇上,你分不清,水汽源自沱江,还是源自天空——上了岸,才惊异发现,江和天都是水汽的故乡,都是水汽的母亲!

是的——母亲——古城——沱江,都是母亲,是从文先生从文的母亲!

从文先生爱水,他把沱江秀水,凤凰古城,勾勒得灵光闪耀。甚至,他赋予了它们生命意象——那,也可以说,是儿子对母亲,最深情的回馈吧!

水,在传统文化中,具智慧意象——

先生的儿子,说过大意如此的话:先生爱水,爱水的智慧、水的宽容、百折不回!即使一滴水,梦想,追求,目标,都是大海——

石挡了,绕过去。绕不过,就等着。从石隙、石缝中,慢慢滴渗。一但冲破阻拦——目标——还是大海!

我在想,这正是先生的文学精神吧——先生的表侄,著名画家黄永玉说:“他认真,我不行,做不来。他的《边城》,至少改了一两百遍!写得好,真好!”

 

而我们呢?

一个浮躁时代,人们会把任何孜孜追求,经意不经意地解读成,无奈或无能的选择!

一个功利时代,人们会把无名无利的事,或多或少看作傻瓜们,无知或愚蠢的专利!

不少见,跳蚤舞蹈那般,痴迷、忘情、自赏、自恋、自迷、自得的浮躁。都想跳蚤似的,轻轻一跃,就“上”去了!

不少见,见了名利,眼睛冒血——恨不得,名利的血光,能幻化成飞向文学太空的火箭尾焰!

我们的文学精神呢?

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在小说《慢》中的一段话:“在慢与记忆,快与遗忘之间有一个秘密联系……慢的程度与记忆的强度直接成正比;快的程度与遗忘的强度直接成正比。”

沈先生晚年曾经说过:我和我的读者行将老去……多么伤感的话。

可是,近年来,先生的读者队伍,还在不断壮大。

这是为什么呢?!

文学是韧性的长跑,是毅力的竞赛,是生命的燃烧,是人性的宣泄!是立志写作者的宗教!!

如果,你崇尚文学,就在寂寞中慢慢熬吧!

你得经得起“慢”的考验!

如果,你在玩文学,就请你自觉远离它吧!

谁把文学“玩”脏了,信徒心里会流血的!

 

雨,沙沙下着。低矮天上,晦暗幽冥。千万条银丝,带着天空心情的颜色,忽悠悠斜飘下来——

北京来的凤部长说,“真美啊!”

一起的王老师问,“怎么个美法?”

凤部长说,“你看着江,江水在流,你不看江,水也在流!”

另一位王老师说,“这话很有诗意!”

大家对他那句,近乎‘大江流日夜’意境的话,赞不绝口!

于是,它成了是日经典!

 

                            二、从文故居思

 

雾气蒙蒙,天色凄迷。

城内,麻石小巷里,时无时有的细雨,无声飘落下来,与麻石地板,对唱着歌谣。像苗家、土家姑娘,赛歌会上,心底里淌出的歌儿……

雨声中,悠悠飘来——流行歌曲?

是的。或流畅,或悠扬,或哀婉,或缠绵,或悱恻。

一声,一声声、一声一声,和着雨的韵律——

它们给了古城现代文明的嘈杂——让穿行在古城中的人,一念间产生穿越时光,恍如隔世的错觉。

我们一步一步走着,和着沙沙雨声,不紧不慢——我们不想,我们的脚步,惊飞古城的静谧——雨声,曲声,脚步声——

女孩子们的秀脚,走在上面,节奏分明,轻轻快快,蠹蠹地响。若快言快语的湘西妹子,述说着心底的情愫。

先生故居,看着小院,呆呆出神。

手机响了——又是现代文明的声音!

是条短信:衷心地祝你生日快乐!老陈。

我眼眶里,猛然一热!

 

我想起了,家乡那条河。

她,浩浩然,从远古,到今天。

儿时,黄河滩里水鸟多,随便抛粒石子,到宁静芦丛中,扑楞楞一群,呱呱地叫着,飞向阳光——我们的笑声,也会在滩里,传出很远,很远……

若在秋天,莽莽苍苍的河滩里,瑟瑟秋风割裂的地表纹络,宽宽窄窄,深深浅浅,曲曲弯弯,密密麻麻,纵横交错——冥冥中,我觉得,它们有某种血脉传承的意象。

我固执以为,水是能给人灵性的——水的宁静,水的粗犷,水的气韵,水的血性,虽是自然存在,却能成为人的生命组成部分!

就像沱江,它不就成了从文先生, 生命的组成部分吗?

在幼稚的童年,有条河流入生命,会有某种说不清楚的意义?

可是,现在,在“现代——文明——都市”中成长的孩子们——钢筋水泥的堡垒——闪闪发光的玻璃——光柱交错的“流车河”——“AD钙奶”、“健力宝”、“新奇士”……

我好像还没有把想说的说透——我以为,就文学语言来说,城市长大的孩子,为文早期更有优势——清洁,透彻,规范化。到了后来,农村长大的,则更有潜力——质朴,原始,独到,生活化。

文学作为艺术,语言作为载体,拒绝千篇一律——它需要特别的感触,特别的表述,表述特别的意境,表述中弥漫着特别气韵——就像从文先生的“凤凰语言”……

 

又想起了生日那个茬儿,眼前闪烁着,黄河中浪涛头顶,绽放着的浪花。花朵儿,倏忽开,倏忽灭——像生命!?

就像生命!

其实,任何人一生下来,就走上了通向死亡的路!只是,更多人,不愿这么说罢了。

“死”过了,也就百无禁忌了。

母亲生下我,都四十天了,没让我晒太阳——于是,把我放到了,木棍搭起的,上覆棉絮的棚子下, 棚子坍塌了。七窍流血,不吃不喝,十天输液,我又醒来。

所以,我感谢生命,也崇敬生命!

我给陈老师复信息:“谢谢您,千里之外,祝我生日!我在凤凰,从文故居,感慨万千:卅三年前,就是今日,就是这时,母亲感到,我将出世。奶奶找人,去四里外,黄河滩里,叫我父亲。父亲回来,我已出生!

他们都已作古,可我感谢他们!

没有他们,我又怎么能在今天:走进从文的世界,体味从文的心灵呢!?”

 

                           三、 先生听涛处

 

距江大约七八十米,那是先生听涛之处。

江水汩汩流着——沱江水,算得上绿了,纵然绿得不很浓。仲夏时节,那绿绿的江水,愣让人产生沁凉的幻觉。

母亲的声音——沱江水声,轻轻的,轻轻地,传入先生耳鼓,若儿时睡梦中,静听母亲的呼吸。没有先生之前,沱江就在歌唱了。有了先生之后,沱江的歌声更甜了!

听涛山上,莽莽苍苍,郁郁葱葱,绿得深沉。

石壁上,苔藓青绿,竹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刷刷啦啦响,也在为先生歌唱吧。

 

沿着小径,慢慢上去,赫然一碑:一个士兵若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

那块石碑,黄永玉先生所立。书用行草,雄劲,狂放;字用绿色,庄严,肃穆——反差极大,颇具张力。

在先生墓碑上,正面:照我思索,可认识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反面,是先生姨妹子允和写的: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让,赤子其人——每个词组最后一字,连起来是“从文让人”。

她对姐夫的评价,算是饱含深情,恰如其分了。

墓碑是五花石,不经雕琢,自然天成。据向导说,“先生临终,曾有交代,山上取石,顺势滚下,停下之地,即为墓地。”

火化之后,一半骨灰,撒入沱江,随波而去,让沱江——先生的母亲,带着先生,重新踏上,寻找理想,寻找文学,寻找真理,寻找和善,寻找宽容,寻找大海的征程!

另一半,葬在碑下——先生爱家乡,爱凤凰,爱沱江,爱文学,爱母亲——他怎么忍心离开,襁褓里就听着的歌儿呢?!

 

墓左右两侧,溪水环墓,欢歌而下,水声呤呤,清脆悦耳。

向导说,“你看,那个洞里,嗖嗖冒着冷风呢!乡民们,都说这是风水宝地。”

我走近前来,看了看,听了听,果然咝咝冒着凉气,白花花一片,似若空调。

真是“美极了!”这是先生说的,而且不知说了多少遍。

据他儿子沈龙朱回忆,尤在晚年,说起湘西,说起凤凰,他总是深情悠悠,低低吟说——像声音高了,就大不敬似的!

说着,说着,忽然停下来——挺长时间过去,再补充道:美极了!

五元一支,八支菊花——恭恭敬敬,插在碑前,三叩九拜,心中默语:“先生安息,这儿‘美极了’!我都醉了!”

 

                        注:随笔《醉湘西》发表于《战士报》,获得广州、全国“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奖”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