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就这样,所谓G2又成了“中国威胁论”  

2009-05-27 22:0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这样,所谓G2又成了“中国威胁论”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想想曾经让国人,尤其愤青们欣喜若狂的“G2”说,很是红火了一阵子,最近骤然冷了下来。

这个过程,让人想起鲁迅的杂文名篇《骂杀与捧杀》。纵然,鲁老夫子那篇文章,说的是文学批评。可人间事情,事不同理同。如今用在国际关系上,也照样贴切,引人沉思。

鲁老夫子深有体会地说“所谓批评,不外乎捧与骂……”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曾经是骂了中国好久的,一会儿人权、一会儿环境、一会儿外贸、一会儿政治、一会儿军事,曾经也很奏效过。后来,就不怎么灵验了。于是,他们学会了“与时俱进”,于是在与时俱进中,他们学会了捧。

G2就是这样一个话题——

究其本质,“中美国”概念和“G2”概念,都是“中国责任论”的延续和升级,“中美共治”只是西方媒体,夸张酿造的“民间版本”。

5月20日,温家宝总理在捷克举行的中欧领导人会晤上,对记者说:“有人说,世界将形成中美共治的格局,这是毫无根据的,也是错误的。”“中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愿意同所有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绝不谋求霸权。一两个国家或大国集团,不可能解决全球的问题,多极化和多边主义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总理的话,是对近来世界舆论热烈炒作“G2”、“中美国”、“新两极”等话题的直接回应。而这些让大多数中国人,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新名词,到底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呢?

 

就这样,所谓G2又成了“中国威胁论”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中美国”乎?“G2”乎?

 

“中美共治论”,是地地道道的美国造。

它本来是美国部分“知华派”学者,近两年提出来的学术呼声,没想到经过大众媒体这个“扩音器”的放大,在全球金融危机的狂风中激荡扩散,在很短的时间内竟然成为了全球舆论的新热点。曾经的学术概念在大众舆论的环境下,其意义也发生了悄然的变化,引发了意想不到的政治风波。

“中美共治论”最早缘起于一个新造的词汇“Chimerica(中美国)”,这是美国经济史学家尼尔·弗格森2007年3月4日在英国《星期日电讯报》上,提出的一个新概念。

根据他的定义,“中美国”主要是指最大的消费国美国,与最大的储蓄国中国构成的利益共同体,以及这个利益共同体对全世界经济的影响。

随后出现的名头更响的“G2(两国集团)”概念,显然与“Chimerica”异曲同工。

去年7月,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在美国著名的《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平等的伙伴关系的文章》,为美国“应对中国的经济挑战”提出解决之道:建立中美两国平等协商、领导全球经济事务议程的“G2”模式。

事后来看,尽管“G2”这个新词,后来让伯格斯滕名扬世界,但他的基本观点中至少有两个重要的前提,在后来风起云涌的大讨论中被忽视了。

首先,美国建立“G2”的目的,是为了应对中国在WTO、汇率、贸易等问题上对美国利益的挑战,克服美国领导的国际经济秩序,所面临的巨大困境。

在伯格斯滕看来,而唯有以此“完全的权利、真正的共同领导地位”才足以“吸引中国”,“创造一种全球急需的有效领导”。

第二,博格斯滕承认,“G2”模式主要限于经济领域,在其他领域“未必更有效”。

 

就这样,所谓G2又成了“中国威胁论”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政治家乎?长舌妇乎?

 

如果不是有后来的全球经济危机和G20峰会,伯格斯滕和他的“G2”,可能不会有太多人知道。

美国智库学者本来就擅长制造概念、创造名词,可是“名词”真能“出名”者则甚为寥寥。实际上,伯格斯滕的文章发表后的半年多时间里,并没有激起太大的反响。

然而,随着全球金融危机不断加深,以及在中国政府的应对措施果断有力、中国经济的增长前景依然看好的背景下,西方呈现出把遏止全球性衰退的希望,寄托给中国的舆论倾向。

今年4月份,在伦敦召开的G20峰会,让中国在西方媒体的笔下开始“脱胎换骨”。伯格斯滕的“G2”概念,因此被媒体挖掘出来,一举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词。

而布热津斯基、基辛格等美国前政要的相关言论,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今年初,布热津斯基在华盛顿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时说,“在双边关系方面,美国应该加强与中国的关系,确立G2的关系。”

布热津斯基是卡特总统时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美国最重要的战略家之一,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奥巴马在竞选期间的外交问题顾问。他对G2的公开支持,让日本媒体惊呼“这恐怕不只是一种幻想”。

战略界的声音也迅速传到了政策层。今年3月,世界银行行长、前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撰文表示,中美两国必须成为20国集团的引擎,“没有G2强劲发展,20国集团就将会令人失望”。

不久后,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在《卫报》发表观点表示,中国将成为21世纪“不可或缺的力量”,在未来的几十年间,中国将与美国一道,成为两支“权威力量”,成为“世界两强”。米利班德是西方第一位公开支持建立“G2”的在任政治家。

  尽管美国总统奥巴马以及其他政府高级官员并未对“G2”做过公开表态,但国务卿希拉里在访问中国时提到的中美“同舟共济”,令外界遐想不已,被外界观察人士看作是对“G2”的间接承认。甚至有日本媒体以“G2”来描述美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

 

就这样,所谓G2又成了“中国威胁论”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羡慕乎?威胁乎?

 

  从“中美国”到“G2”,再到后来甚嚣尘上的“中美共治论”,概念提出者的初衷,正经历着意想不到的“变形”。

“G2”的说法,同时引发了西方众多的反对声。布什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会议亚太资深主任韦德宁,在今年4月初表示,“虽然美国和中国关系的确重要,但如果把美中关系称为G2,就会深深伤害美国与日本、印度等其它亚洲盟国和友好国家的关系”。

美国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出版的《PacNet》,4月30日发表文章认为,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极其必要,但世界治理的范畴仍然不只是经济。把这种关系变成两国集团将制造出一种全球治理的错觉,只能引发两国盟友和朋友的反感,而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而与此同时,西方媒体上也悄然冒出,没有消息来源的“中国提出与美国共管太平洋”的报道。

5月20日,中国外交部公开否认了这一说法,而就在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的前一天,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华盛顿强硬表示,“美国不会把太平洋让给任何人”。

此时,人们才看到,所谓“中美共治论”,已经开始演化成“中国威胁论”的变种。

日本、欧洲和俄罗斯的媒体,都纷纷对“双头世界”的前景表示紧张。俄罗斯媒体表示,新的中美联盟可能有“反俄倾向”,因为其他的力量中心,都将由此“居于小伙伴地位”。

而“始作俑者”伯格斯滕,更是遭到猛烈的批评。《外交政策》杂志,近来连发多篇文章讨论“G2”问题。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篇《G2的幻象》比较客观全面地分析了,中美两国在价值观、国家利益、政治体制方面的差异。

但这篇文章所批评的,已经俨然是“中美共治”而不是伯格斯滕的“经济双峰”,是此“G2”而非彼“G2”了。

 

回到鲁老夫子的文章,他举了袁宏道的例子,还举了泰戈尔的例子,他写的很生动、很好玩、很清醒,我看我们也用冷水洗洗头,清醒清醒吧……

就这样,所谓G2又成了“中国威胁论”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评论这张
 
阅读(90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