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东山论史]漫话“足球太尉”之七:哪是什么“好汉”哟!?  

2009-05-09 10:49:31|  分类: 东山论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山论史]漫话“足球太尉”之七:哪是什么“好汉”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  魏远峰

 

李逵说,“哥哥几时起兵,我好接应你。”

宋江说,“黑牛兄弟,不要怪我!朝廷赐药酒……我为人一世,主张忠义二字……宁可朝廷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廷。我死后恐你造反,坏了梁山泊‘替天行道’的名声。因此,昨日酒中已与你慢药服了……兄与你阴魂相聚。”

宋江还是很自信的:自己造反是“替天行道”,李逵造反就不是了——坏了“替天行道名声”。亲用毒酒杀死救命恩人,还声声说着“忠义”二字……

真是“好话说尽了,坏事做绝了”,难道不是?

宋江这样子为人,甚至不如高俅。说实话,他比高俅好不了什么,甚至心更黑。假如,高俅的机遇给了宋江,宋江与高俅倒过来,让宋江坐到高俅的位子上,宋江能干些什么呢?

那个黑旋风李逵……杀韩百龙、沧州知府家四岁小儿也杀、杀了扈三娘全家、劈了罗真人,难道他不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野兽?说得难听点,水泊梁山就是个大黑社会、土匪窝……

梁山上,本来就没有良民,上了梁山也就再不会再是良民了——某种意义上说,他们连个遵纪守法的良民都做不来,又怎么可能承担起解放劳动人民的义务和责任呢!?

还有一点必须说,人们只注意到了上梁山的人,是官府的贪官逼的。可是,却很少有人注意,更多上了梁山的,是宋江、吴用他们逼上去的。为了逼朱仝上梁山入伙,他们让李逵劈了知府的四岁小儿,看护人朱仝交,不了差了……走吧,乖乖地上梁山吧。

秦明被设计捉住,誓死不肯投降,他们一边灌醉他,一边派人穿他的衣服去劫官营,结果秦家一家老小,全被官府杀害。秦明无处可去,只好乖乖地上梁山、做贼宼——好了,只要你上了梁山,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肥水不流外人田——宋江出面作媒,将花荣的妹妹许配给他,锣鼓喧天的嫁娶,再花烛高照、洞房一入……

终于,你有我有全都有了,天上的星星参北斗了。

 

[东山论史]漫话“足球太尉”之七:哪是什么“好汉”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说到了秦明的婚配,还是及时雨宋江作媒,却让人想起一个奇怪现象。阎婆惜与她父母流浪到郓城,本来想在郓城安家呢,父亲却突然病死了,连买棺材钱都没有,只得把阎婆惜贱卖给宋江,阎婆惜就成了宋江的二奶。

可是,嫖过李师师且还挥毫题诗,证明自己非阳萎的宋江,冷冷地忽略着阎婆惜,以至于阎以红杏出墙的方式,来满足性欲。同时,大约阎婆惜也明白了,“及时雨”大约落不她身上什么,也不大可能与她过一辈子,于是就对宋江留了一手……

最终,阎婆惜抓住宋江了私通匪寇、收受贿赂的把柄,宋江一刀把她砍了……

我想说的是,水泊梁山上的人,对女性的态度,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在那么一个庞大的乌烟瘴气的群体里,竟没有出现过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男人,也没有出现一个人演绎“霸王别姬”那样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的汉子……

难免让人产生这样结论:一帮有义无情的牲口。

武松算得是正人君子了,任凭潘金莲那等颜色,蜂迷蝶绕、媚眼忽悠,几乎用尽了千般娇媚,可武松硬是纹风不动……

[东山论史]漫话“足球太尉”之七:哪是什么“好汉”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潘金莲与武大

金莲劝他吃酒,他劈手夺来泼洒在地上,还打了金莲一个耳光,拒做“猪狗”行为——坚决不给哥哥戴绿帽子,这些当然可看作他凛然正气的表现。

可是,到了最末,他跪在哥哥灵堂前,把潘金莲剖腹挖心、割下头来……

还有,在河南孟州,武松杀了张都监、蒋门神,然后握着朴刀,往玉兰心窝里搠着,两个小的亦被搠死,又进来寻着三两个妇女,也都搠死了……

李逵性急火爆,路边谈情说爱的男女,很是让他觉得不爽,他挥起板斧,喀嚓喀嚓就结果了他们,人家谈个情说个爱,关你什么事?

杨雄和石秀,把潘巧云剥光衣服绑在树上,先斩了迎儿,再挖她的舌头,以刀从心窝直割到小肚以下,取出五脏,挂在松树,又将她七件分开了,将钗钏首饰拴在包裹拎走……

女人们,究竟怎么了他们?

难道他们不是女人所生?是从桑杈中蹦出来的?他们对那些如花似玉的年轻女人们的仇恨,是从哪里来的?!

这还不算,梁山上许多“好汉”,很多人的道德观是很成问题的,武松的兄长被西门庆和潘金莲杀了,他把他们砍了也还说得过去。可是,武松醉打蒋门神算什么呢?

实际上,施和蒋没有人格区别——施恩仗着他爹是孟州城牢的管营——也就是大宋朝孟州监狱的监狱长,于是他在快活林充当商人、妓女的保护伞,欺行霸市,坐收渔利,是个地道的黑白两道通吃的恶少。

蒋也是靠结义兄弟张团练,给妓女、商人们做后台。

难道他们不是一丘之貉?

其实,蒋门神不是不讲义气,只是还没来得及对武松讲。

我一直在想,如果,到孟州地界接武松的,是蒋门神呢?那武松会揍谁呢?如果那天,施恩和蒋门神一起去接武松呢?那武松又该揍谁呢?

 

[东山论史]漫话“足球太尉”之七:哪是什么“好汉”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小管营施恩仗着在监狱里熟识,给武松安排了单间牢房,天天给武松送酒送肉——用今天的话说:哈哈,武松坐牢,比住五星级宾馆,侍候得还周全。所以,他就答应施恩去打蒋门神了。

那么,武的道德观究竟是什么呢?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高俅不是连连遇到几个“贵人”,命运得到根本改变。那么,高俅的生活也会继续没有保障,继续到处流浪、捡拾人们嘴里掉落的馍渣儿,说不定有一天高俅也有可能上了水泊梁山,而改写一百单八将的传说,成为他们中一百单九将,也不一定。

如果真是这样,高俅岂不成了宋江他们亲密的革命战友?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是有可能的。

必须说,从生命经历来看,高俅的曾经境遇与宋江他们中的许多人是相似的,家道破落、出身寒微、没有职业、生计无着、到处流浪……

是的,他们都曾经正儿八经的游民,穿行在东京汴梁的大街小巷,到处流浪。可是,最终高俅否极泰来、时来运转,成为大宋朝游民阶层最中,彻底改换身份和门庭的人——我们中国人,实在太重视身份了,许许多多的人一生下来,就投入蝇营狗苟之中,在无边无际的苦难之中游泳博击,还不是为了换个身份?

 

[东山论史]漫话“足球太尉”之七:哪是什么“好汉”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为什么,宋江那帮家伙——与早期高俅一样的游民,非但没有羡慕高俅,反而非常仇恨高俅。

为什么?

想来想去,原因无非有二:一是他们嫌高俅官位来得不正,来得太容易:武官做到太尉,却非出身武举。不是文官,却授了开府仪同三司——文官之极,却从来没进过考场。

二是他们嫌高俅出身太低,别看他们同属于被社会抛弃的游民,可继续游民身份的他们,却看不起已经走出游民圈子的,且不仅仅是嫉妒,甚至还有满腔仇恨。

在他们看来,只有靠一刀一枪搏出来的功名,才是正当的,就像那些迂腐的文官,只有考出来的状元、进士,才是地道的一样。他们认为,高俅不过是个蹴鞠的,蹴鞠的居于高位,一定就是佞幸小人了。

中国有句话:同命相怜。

我觉得,这句话有点问题,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人世上充满了同命相轻、同命相恨、同命相害……

水泊梁山上那帮人,对发迹后的高俅的仇恨,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儿。

梁山好汉们,也做过一些好事,可他们也破坏了很多东西,首先破坏了社会秩序,让人们陷入战争的恐慌,把宁静的社会搅得一塌糊涂。

皇帝是昏了些 ,赋役是重了点,这就是造反的理由吗?

身为朝廷命官,吃的皇粮,用的俸禄,高俅没有任何理由,不执行命令。

在剿匪这一点上,高俅没有做错。

许多梁山好汉,其实不是好汉。

 

[东山论史]漫话“足球太尉”之七:哪是什么“好汉”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评论这张
 
阅读(11506)|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