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东山论史]晚清重臣毛昶熙(4):办团练,剿捻有功!  

2009-07-20 17:02:26|  分类: 东山论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山论史]晚清重臣毛昶熙(4):办团练,剿捻有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毛昶熙墓志铭局部

  毛昶熙,是道光二十五年进士,选庶吉士,授检讨。咸丰五年,迁御史,转给事中。

  咸丰八年,授顺天府丞——毛昶熙这次升迁,非常奇特。前面已说过,咸丰八年(1858年)顺天乡试发生“戊午科场案”,主考官大学士、军机大臣柏俊,等多人被斩首!

  可是,偏偏在那次事件中,唯一的幸运者是毛昶熙,作为“监考组织人员”,毛昶熙当时负责“内外场”。事后,他不但没有受处罚、训诫,并且蒙恩擢补顺天府丞——从这个事件,可以侧面看出,毛昶熙监考没有问题,是正派的。所以,他反倒被提拔了,补了顺天府的官阙,当了相当于今天的北京市长。

  咸丰十年,加左副都御史衔,命督办河南团练。

 

[东山论史]晚清重臣毛昶熙(4):办团练,剿捻有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实际上,在咸丰五年,毛昶熙任御史时,已天下大乱,安徽、河南一带有捻军起义,百姓称为“平地起反”,到处狼烟四起。南方有太平天国起义,打得清政府呲牙咧嘴。

  毛昶熙屡屡上疏,论军事吏治,弹劾步军统领联顺徇私废治,联顺被罢官。一时间,毛昶熙甚得清望。古代,虽然有许多坏东西,但也有好东西,整个封建时期,弹劾贪官污吏,在官与官之间,是公开的。不像今天,有“匿名信”。

  百姓说“打铁要靠自身硬”,那么弹劾要靠“自身正”——只有你自己正派,你弹劾人家都有说服力,也才有公信力,也才能站得住脚。咸丰八年,毛昶熙任顺天府丞,胡林翼就“密疏推荐”他。咸丰十年,给他加左副都御史衔,回籍督办河南团练。当时咸丰帝在“木兰围场”,《捻军》记载:“上幸木兰,巡抚庆廉将率师北援,因以河南剿匪事宜,命毛昶熙督办”。

  当时,河南的情况非常危急,《捻军》一书记载,“十一年,粤逆由庐、桐窜霍山、商城,复由麻城径逼黄州……捻匪姜太林,众二三万,由襄城窜扰郏、汝、鲁山,回掠西平,光山、固始……又有孙葵心部众万余,处庐州窜入固始……”

 

[东山论史]晚清重臣毛昶熙(4):办团练,剿捻有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毛昶熙上任后,首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然后就河南省的“剿捻”战争,进行了全面分析、规划。《清史稿》记载,他上疏朝廷:“筑堡寨,扼要隘,择首事,选团丁,筹公费,互救援,定约束,申号令,公赏罚,诘奸宄,旌忠义。”,上述十二条,后来被朝廷定为“剿捻”重要方针。

  一边向朝廷汇报剿捻规划,一边毛昶熙已展开工作,不久他发现了一些问题,他上疏朝廷:“调练民勇苦累之弊,亟宜改办乡团,以纾民力。”

  毛昶熙所订“十二条”与“改调练民勇为改办乡团”的奏折,上奏朝廷之后,受到了相当的重视。朝廷命令他:“配合僧格林沁,办理剿匪事宜”。

  应该说,毛昶熙是一个文臣,他对河南剿捻的调研是深入细致的,提出的方案也是切实可行的。充分显示出毛昶熙的眼光和远见,以及他的军事才能。

  在指挥战争中,毛昶熙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贯彻落实他的规划和主张,也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当时,毛昶熙驻归德,也就是今天的商丘。亳州捻军攻打鹿邑,毛昶熙率清军击溃了捻军,接着分兵多路,运动歼敌。竟然取得了,九战九捷的战果。

  咸丰十一年,毛昶熙上疏朝廷:“捻骑逾万,官军马队过单,皖、豫交界之区,皆平原旷野……今河南境内,修筑寨堡,已有成效,应责令寨长各选壮丁一名、马一匹,投效来营。归、陈两属,约可得马队三四百名。”

  显然,毛昶熙的策略是“筑寨修堡,成立乡团,骑兵出击,游击作战。”是较为符合当时,与太平军、捻军的战争实际情况的。也取得不错的战绩。后来,“上命推广其法行之”,就证明了毛昶熙的战略战术,是符合实际、是管用的、是成功的。

  数年之间,毛昶熙威震敌胆,一次,捻军围逼省城开封,同时围攻通许,毛昶熙率军增援,立即解围。与此同时,河南黄河以南诸府、州、县,纷纷成立乡团,捻军渐渐陷入被动。无以立足,连连败仗,捻军被逼向其他方向转移,最后与太平军会合。

  由于,毛昶熙作战有功,连克连捷,毛昶熙本人也声名大振,在军中人称:“毛帅”。

  

[东山论史]晚清重臣毛昶熙(4):办团练,剿捻有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与此同时,毛昶熙连擢顺天府尹、太仆寺卿、内阁学士,仍留军。剿捻过程中,毛昶熙非常善于发现问题。后来,他看出了清军对太平军、捻军的作战,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军令不一,将士无所适从,宜会合抚臣以一事权。”

  这一点上,恰恰是朝廷不太同意掌握兵权的汉大臣,权力过大的一个表现,朝廷的意思是相互制约,谁也不能绝对坐大。

  同治元年,毛昶熙上密疏《制捻要策》,其中有这样的文字:

  年来剿捻,未得要领,其误有二:一在专言防堵。河南、安徽一带平原千里,无险可扼,捻数路同发,分而愈多。官军分堵则兵单,合堵则力疏,犹之院无墙垣,徒守门户,不能遏盗也。一在无成算而轻战。

  贼众数倍于我,马则十倍过之。我无必胜之术,侥幸一战,一旦败溃,贼焰愈张。至会师捣老巢,实为平贼要策。皖捻虽以张洛行为主,而陈、宋、颍、寿、淮、徐方数千里,无处非贼巢,即无处无贼首。官军即能次第扫除,势难刻期净尽。

  若绕过小捻,径捣大捻老巢,舍近攻远,而近贼袭我于后,我必不支,此会捣老巢之难以奏效也。
    (上图)毛昶熙书法
  然捻匪与粤匪不同,粤匪蜂屯蚁聚,其势合;捻匪散处各圩,其势分。其出窜也,必须装旗纠合各圩贼目,约期会举,常十余日始得出。其窜山东者,每集合于保安山、龙山;窜汴梁者,集合于小奈集、大寺集;窜陈州者,集合于南十字河、张信溜:地皆逼近亳州,亳州者,贼窝也。

  计莫若择重臣素有威望者,统步队数万、马队数千,屯军于此。用伍员多方误楚之法,分所部为数起,此归彼出,此出彼归,循环驰突在各捻贼圩之间,使大捻无从勾结,小捻声息不通,惴惴焉日防官兵之至,自不能装旗出窜,四出打粮。俟其饥困,然后以重兵次第围剿。贼无外援,则小股胆落,大股易平,招抚兼施,立可解散,不必尽烦兵力矣。夫防贼于既出之后,何如遏贼于未出之先?

  剿贼於既聚之后,何如蹙贼以难聚之势?而又无劳师袭远之危、轻进损威之失,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者是也。

  今日大计,以卫畿辅固根本为先。豫东者,畿辅之门户也。亳州者,豫东之贼源也。亳州之贼不除,则豫东之匪难绝,即畿辅之地不安。重兵驻豫,不能兼顾东省,驻东亦不能兼顾豫防。唯亳为诸捻汇处之区,拔本塞源,实在于此。

  毛昶熙的对于剿捻的许多看法,是有见地的。

  太平天国与捻军汇合后,攻打颍州、杞县。毛昶熙会合僧格林沁合击,许岗大捷,克复所占民圩,斩首逾万。

  毛昶熙又会同僧格林沁军,合击金楼太平天国起义军将领杨玉骢,尽歼其众。这些胜利,让毛昶熙“升礼部侍郎,仍命督团剿贼,归僧格林沁节制。”

  在与汝宁州督兵,剿陈大喜,史载:“十一月初三日夜,攻进入陈逆老巢,是夕阳风雪甫定,濠水凝结……大喜北陈汶,诡谲骁悍,大喜事多取决,为众恶冠,率其死党短兵巷战,我军奋击,生执之。并获得伪军师、伪先锋陈添寿等,大喜妻贾氏、妾尹氏,陈汶妻李氏,皆斩之……”

  最终,克正阳,收寨、圩多处。

  同治二年,“诛贼首张凤林、张福林,克邢集、尚店贼巢,汝宁、陈州所属踞贼,歼除殆尽,尽平中原贼寨……”

  不久,捻军苗沛霖伏诛,淮北肃清。

  同治四年,僧格林沁战殁曹州,诸军并被谴,毛昶熙也坐革职留任,诏回京。

  同治六年,毛昶熙调户部。

 

[东山论史]晚清重臣毛昶熙(4):办团练,剿捻有功!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毛昶熙与同僚合照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