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报告文学]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2)  

2009-08-24 11:35:43|  分类: 远峰报告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告文学]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2)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魏远峰

 

二、集美

 

厦门集美区,位于闽南金三角中心,著名侨乡,恬静幽雅,风光旖旎。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所创集美学村,已90年历史,享誉海内外。

父亲是海员,一出海就三五个月,甚至一年、二年——两伊战争期间,他在波斯湾锚地,一次锚泊就120天。

在你幼年,父亲是个“影子”,一个无处在又无处不在的“影子”。它,印在你灵魂上,如影视作品片头上打出的“XX工作室出品”字样。

 “影子”——父亲——弟弟——你,童年时代,“影子”是个永远的思念,你们总是盼望着“影子”归来,用“泰州话普通话”,绘声绘色地讲述奇异经历、遥远见闻。

童年,许多时候,可能是只想见父亲,甚至见到父亲后,你和弟弟缠着他讲故事,只是想让父亲感到你们需要他。而你父亲在一遍一遍讲述中,不但让那些遥远故事更传奇,也让他有了天大的成就感。

听你弟转述,你与他,或让父亲专门讲给你们,或父亲在讲给乡亲时,不厌其烦地听。光他随“光华”号,到印尼“接侨”,你们都不知听多少遍:

他说,“光华”号属于中央侨委,我们去印尼是硬碰硬的政治任务……

他说,毛主席、周总理要争这口气!去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地方“接侨”……

他说,1980年,两伊交战,波斯湾战火纷飞、硝烟弥漫……

他说,就在那个节骨眼上,广远的船舶奉命开往,我所在的“长明轮”,也受命开赴中东。好些同事牺牲了……

“影子”一回来,你们就前前后后粘着他、缠着他,听他讲故事,尤其搏击大洋之上,战斗在浪尖风口的故事。

你父亲的故事,冲击了你。就你而言,你是何时下定决心,立志航海的,你可能也说不清了,但与你父亲有关。

你父亲说,你高中毕业报考大学时,你报考了“集美航海”,他认真问过你:“航海,充满风险,要忍受孤独,你怕不怕?”

你说:“不怕!”

终于,你如愿以偿,考上集美。

 

[报告文学]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2)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1986年9月,一个晴朗清晨,透明、金色的阳光,从高空洒下,蓝的天、白的云,蓝就蓝得透亮,白就白得纯粹,一如你晶莹透亮的心。

你,作为集美航海专科学校新生,从泰州出发,来到集美。你感到,厦门绿森森的树木,毛毛茸茸的草地,苍翠玲珑的小山,着实与家乡有些不同,尤其是校园中,那么花嚣张地开放,朝霞般热闹……

这一切在你眼里,组成奇异幻象,让你觉得仿佛你在哪儿见过的一幅油画,让你觉得新奇。

周围,其他同学,与你一样,一边忙着收拾、归落东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什么。

你的东西,全部归位。不是因为你做事麻利,是因为你的东西简单。除了被子、换洗衣服、口缸、牙刷等,然后就是一纸箱书。

离家前,母亲坛坛罐罐买回一堆东西,说这个用得着,那个用得着,这个这样用,那个那样用。可一向对母亲顺从的你,却把许多东西,留在了家里。

母亲非要你带。

你就是不愿带。

最后,你有点不耐烦了,你说,“我去上学,又不是逃荒,带那么多东西干嘛?”

你一句话,母亲眼圈红了……

你自然知道,伤了母亲。你知道,母亲无非是怕你到一个陌生地,不周不便。于是,你赶紧低声对妈说,妈,我会照顾自己。东西太多不方便,不如多带些书。

妈妈一边抹泪,一边点点头。

于是,你就带了许多书。那天早上,你全家,以及你叔叔们的孩子,站在花彭庄村口,阳光把所有人都漫成金色,母亲脸红红的,孩子们眼神愣愣的。

从小“督学”你,也最疼你的姥姥,她宠你、忧你、舍不得你,两眼盛情,泪水汪汪。最终,你背着被褥,左手提着用具,右手提着一箱书,消失在她的泪光里……

你收拾完东西,规规矩矩坐下,写下你到航海专科学校报到后的第一段文字:进入集美,献身大海。

是的,所以,你是到集美报到,也是来向大海注册的。因为,报到集美,你就与海结缘,成为众多海的儿子之一。

这样,一方面,你不再单是杨恒足、顾义萍的儿子,你父母在部分失去你。另一方面,你越发大了起来,海成为你另一重父母。

 

你在“轮机863班”。

与你一样,当时与你一个班的严志明,以非常快的速度,从新生花名册上发现了你:“杨庆文”。他是你老乡,都是江苏人。

虽然说从事航海,就得胸怀世界,可胸怀世界的人,也会喜欢听见蜂蜜般粘稠、甜蜜的乡音。他比你先报到两天,已翻过教务处的总花名册了,没有发现什么老乡。

当然,千里之外,异乡他省,一个专业性强、规模很小的专科院校,有地道的“同乡”,且同一个班,自然是幸事。

他记得很清,在未正式开课前,大家也有一些学习规定、纪律教育之类的集会,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中,当时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这个学校、这个专业,将来究竟干什么?

一次,新生集会,班主任意味深长地、试探:“同学们,你们知道不知道自己,究竟上的哪条船?”

有的同学愣了,真不知道。更多的同学,或多或少地知道些,有的说以后就是跑船的,好歹也得混个船长什么的吧。

这时,你举手,老师准,你一语破天机:“咱们班出来,轮机专业所限,封顶职务是轮机长,行话叫‘老轨’。”

“老鬼?”严志明心想,怎么叫这么个名字。

“其实,‘老轨’的含意很好。轨,是铁轨的轨,九个‘车’!”庆文耐心地解释,“车,在古代是机械、机器之意;九,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阳数之极,至大至尊,也有很多、许多之意;老轨的‘老’,就像是‘老师’的‘老’,对行家里手的尊称。”

你这么一解释,全班的目光集中到了你身上,全用惊奇的眼光打量你。不少同学疑惑:他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很快,大家就得知,你父亲是海员——乡下说法:“门里出身,自会三分”——“龙生龙,凤生凤,木匠的儿子会拉据,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是的,你父亲是新中国第一代国际海员——自从,你,杨庆文,报到集美,父亲的航海基因,就超时空链接到你身上……

你,当时全班年龄最小……

你,当时是全班学习最刻苦……

严志明回忆,“庆文做事认真。无论基础课、专业课,还是实习课,认认真真,一丝不苟。成绩均衡,从不偏科。”他说,庆文比我们上学“累”。他说,不是他不优秀,要追赶优秀累。而是他很优秀,可追求更优秀累。

广东海事局刘恒伟书记说,庆文同志的学习态度,在当时很珍贵,如今就更珍贵——纵观庆文的成长,他在校是扎实学习知识,毕业后是认真实践知识,他后来当海事官,是正确运用知识。

刘书记说,庆文很喜欢这样一段话:“养成一种习惯,收获一种性格,养成一种性格,收获一种命运……”他说,庆文就是这样一个时时自省、永不满足、登攀永远的人。

同学严志明还说,当年在学校,晚上或星期日,同学忙着找老乡、侃大山、吹牛皮、喝小酒,甚至在长满爱情与伪爱情的校园,以爱情的名义……

他说,可是,要找杨庆文,就到学校图书馆,进门一眼看到底、最后边、最左侧那个位子,是他的专利……

 

1988年,你以优异成绩,荣获“木兰奖学金证书”,该证书由后来的美国第一位华裔劳工部长赵小兰签发。而木兰奖的发起人,是美国福茂集团董事长赵锡成博士及夫人赵朱木兰女士,几十年如一日,关心、支持中国航海高等教育事业。

“木兰奖”的宗旨:奖励国内从事航运事业的“在院校中学习成绩优秀,才能出众”的学生和“在教育、科研岗位上卓有成就,社会效益显著,对四化建设有重大贡献”的科技人员……

有人说,“木兰奖”就是中国航海界“诺奖”,相当于数学界“华奖”、文学界的“鲁奖”,这样的类比不见得恰当,但它揭示出了,它在中国航海学子心中的地位。

在同届数百名同学中,仅有3个人获此殊荣——你,杨庆文,位列其一,可谓风光之至、荣光之至矣!

 

“集美航海”在福建,独一无二,在国际上,尤在东南亚,大名鼎鼎。比你晚两届的庄奋泉,如今在广东海事执法支队,他也跑许多年船。他说,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在那些海滨、海港、海岛上,在一切与航海相关之所,在华人甚至其他族人中,只要一说是“集美”的,就不用说了。

集美校训“诚毅”,取:“诚以为国,实事求是,大公无私;毅以处事,百折不挠,努力奋斗” 之意。毛泽东赞誉嘉庚先生:“华侨旗帜,民族光辉”。

这训、这词、这句、这典故,对集美学子,对于你杨庆文,或许早流淌在你们血液中了。当年,国运多舛时,与嘉庚感同身受者众,有嘉庚风范者少。想想,谁愿意拿钱去投资一份可能好评?

可是,人的伟大,就这样显现。乡下俗语:“家贫出孝子、国乱出忠臣”,于中华民族言,嘉庚先生就是“孝子”,于多灾多难的中国言,嘉庚就是这样一位“忠臣”。

嘉庚先生,目睹帝国主义垄断中国航运,他愤愤不平、大声疾呼:“世界数十国航业注册,我国竟无资格参加,故我国应振兴航业,巩固海权,一洗久积之国耻”,为此他提出“开拓海洋,挽回海权”的办学宗旨。

生于国难,长于国难,幼年嘉庚,目睹了中法战争中,法国战舰侵入福州马尾,目睹了台湾割让给日本,目睹了鼓浪屿沦为帝国主义的租界……

嘉庚先生的爱国心,愈发坚定下来。

爱国主义,是嘉庚精神的核心。

 

[报告文学]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2)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杨庆文,你们的老校主、老校长,整整大你95岁,95年间景仰者众,真懂者毕竟少。莫名其妙地,你懂得了他。

那年,那天中午,午休时间,他刚好进得宿舍,看你拿着一本书,那天午休时间,躺在双层木床下铺上的你,眼眶湿润。

他以为你怎么了,就到你身边,扭脸过来,侧身看去,你的手刚停笔,他清楚记得,你写下的:“嘉庚校主,大贤之气!” 你身边的书,是一本关于嘉庚的书。

记起这一幕的,是你一个学长,学船电的,后来成了你同事。他叫陈亦农。他当时,既是学生,又是辅导员,经常到宿舍、到教室、到操场,到学生常去的场所。

陈亦农记得,你是一个内向、内敛、内秀的学生。

后来,你与陈亦农交往越发多起来。

陈是潮汕人,当年韩文公谪守潮汕,很是给潮汕人带去一股文化清风。不过,潮汕近海,亦重渔商。因而,潮汕人只有两种:读书人与不读书人。

潮汕读书人,很会读书,潮汕的不读书人,几乎一点书也不读,渔商择一,是谓生计。陈亦农,就是一个潮汕人中,很会读书、读许多书的人,记忆力好,文采飞扬。

当时,“非正式辅导员”陈亦农,办了“弄潮儿文学社”,自封“社长”兼“总编辑”。每期发行数百份,学生中拥趸甚众。

改革开放后,压抑的文学“井喷式”的爆发,出现千年不遇的“非正常繁荣”。如果谁,一篇短篇小说获奖,当天就会成为全国名人。

因此,大学的莘莘学子,十有八九也怀有文学梦。所以,给《弄潮儿》投稿的学生相当多,学校的文学活动,也活跃。

你,杨庆文也一样,经常给陈亦农投稿。

或许,你当时阅历还不丰富,或许,你受正规教育让你有些呆板,或许,你只是玩一把文学“票友”?你的学长、师友陈亦农说,你的文章也在《弄潮儿》上发表过,但并不出众。

 

[报告文学]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2)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最早,有一篇写校主陈嘉庚的,陈亦农给发表了。

这么多年过去,陈亦农依稀记得,那篇文章中,你对先生“思欲尽国民一份子之大职”的担当精神,感动非常。你对先生重义轻利,言:“金钱如肥料,散播才有用”的豁达,钦佩不已。

因此,陈亦农分析,你为人处世之严谨、低调、勤奋,大约从父母来;而对民族、对国家的担当,对作为一个社会人的大理想、大境界、大追求,也从嘉庚先生那儿来。

陈亦农之分析,或有偏颇。可他坚定认为,校主的言行,校主的境界,校主的追求,校主的风格,校主的情怀,感动了你! 于是你把嘉庚精神,像少年描红习字、少女绘样绣花,描摹在心里,成为你的规范和追求。

当时,你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或许你“早早”领悟这些,就意味着你一生会比别人“累”。因为一切付出,都像银行放贷,先要你金库有,才能放得出。

对于你,你必须一直不停地吸取,才能付得出、拿得下、担得起、说得漂亮、做得精彩。

广东海事局梁局长说,另一方面看,二十岁左右的孩子,在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成型之际,多么需要一根闪亮的标、一把精确的尺、一具精细的范、一尊伟岸的偶像!

是啊,有了这个,哪怕做不出惊天动地的事儿,也一定会心无旁骛地走在通向高尚的大道上,不会把脚偏向肮脏,不会把心投向鄙琐……

 

你生命中,集美给你太多。

可以说,没有集美,也就没有了你后来的一切。所以你感恩,且,你感恩不仅是记住,不仅是说。

你,杨庆文,是用生命实践了“诚毅”。

你,庆文,你用生命丰富了校训,赋予了它在这个时代,新的特殊含义。

[报告文学]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2)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