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7)  

2009-09-02 09:31:52|  分类: 远峰报告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7)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魏远峰 

七、憾事

“憾”,从心,发感声。先秦古书中,用“憾”多,汉以后则多用“恨”,可见“憾”是“恨”意。

这样看来,此字于此,或不恰当?

其实也恰当,毕竟一个生命消亡,毕竟他活了四十岁,会无一二憾事?有的,一定有。

“庆文是海事执法人员的榜样,是海事系统的光荣……43,清明节前夕,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徐祖远,在广东海事局领导陪同下来到你家,代表交通运输部党组慰问你家人。他说,“庆文同志的牺牲,是中国海事的损失,是一大遗憾……”

“庆文,是我们村第一位大学生!”你父亲杨恒足,对许多人骄傲地说过,他说,“庆文,是我骄傲……”他这么说着,嘴角就抽动起来,鼻涕眼泪,也下来了……

这些,是领导、是亲人,表达的遗憾,而你,杨庆文,也有你的遗憾:

 

憾之一:    

爱似海深

      

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7)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该说说你妻子陈朝华了。

你对她说过,年轻时我先跑远洋,那时我属于海。后来我到了海事,单位太多事儿,需我去做、我去忙。我想了想,我这前半辈子,甚至一辈子,都给了海了。

你说,我觉得怪对不起你,这样吧,等退休了,我们去海边,买个大点儿的房子,我好好陪陪你。你说,到了那时,我们每天迎着朝霞或夕阳,闻着海的气息,听着海的涛声,体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浪漫……

当时,你妻子很高兴,你的话太诱惑。

可是,现你去了,实际上你给她留下,一个永远没头没尾的期待,一个永醒不来的梦。在那个没有尽头的长梦中,她看到、听到的,全是从前……

她与你认识两个月后,她休假回广西,她说出于礼貌,打电话告诉你。不知她是否说了真话,或许有别的意思?

要不,她怎么不出于礼貌,打电话给别人?

想想当年,豆蔻年华,或许羞于说真话?

杨庆文,你从来不乘人之危,可你善于“就坡下驴”。接电话后,你说要到车站送她。她告诉了你时间,见面后,你已背着行囊。

她问,你怎么背行囊?

你说,我也跟你一起去广西吧,她无法拒绝,只得带上你。

当年,男女从识到爱,路像很远。不像如今,开始就是结果。当时,你们没有住在一家,她安排你住表姐家。

几天后,你要她安排一次两人的单独、正式“会晤”,在一所学校操场边的石凳上,你一本正经地说:“一段时间交往,觉得你是一个善良,贤惠的女人。我喜欢上你了。我是一名海员,我需要有一个如你善解人意的女人做妻子。”

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7)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你还对她说,“你会很辛苦,但我会因此尊敬你,并用我一生爱你。”

她当时,半是幸福、半是羞涩、半是懵懂、半是感动。她以女人细致的心思,提前给你打“预防针”说:“我除自己,还要抚养母亲,我姐没稳定收入。”

你说,这个不担心,我会像对自己母亲一样,孝敬你母亲。

纵然,当时她也想过,今后要面对孤独和困难。可是,你们的恋爱,已像备车完毕,起了锚的航船。

你们结婚后,住你父母家,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两个老人住一间,你和她住一间,小叔只好住阳台。

后来想买房,可你在家时间短,去看几次,都不满意。最后,选择了华港花园。

基本确定下来,就在你休假时间将房子买了下来,买房时正在建地基,等到真正收楼,已是1999年底。为了供楼、装修房子,你只能休更少假,以赚更多点钱。你在船上,会写信问及房子,并将房子装修意见,及时告诉她。

最终,按照你的想法,房子装修得实用、简洁、明亮,等你放船休假后,你们一起去购置家电,终于你们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她说,你说话算话,恋爱时承诺让母亲来陪我,97年底领结婚证,9811婚礼。2000年有了这房子,立刻让我母亲来了。

她说,后来我妈不惯广州,庆文就出钱,给我妈在广西买房子,他很细心,亲自去挑,怕我妈腿脚不便,特意选一楼。

她说,庆文牺牲后六十天,我母亲也去世了。办完丧事,与姐姐进得家门,母亲的照片在桌子上看我——桌子,是我与庆文挑的,房子是我们选的。看看桌子上的妈妈,想想已魂归大海的夫君……

想着,想着,她突然哭叫,“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她说,你很MAN……

她说,你是她的情人。她在得知你已经壮烈之后,几乎昏死过去,她醒来哭出声来的第一句话是:“还我情人!”

她说,当她看见你,躺在那只桔红色的袋子里时,她才猛然想到活生生的你,已经是“袋子里睡了的你”了。

她说,那种肝肠寸断、灵魂游离,还有钻到心里、骨子里、灵魂里的痛,太痛了。她说,你走之后,她一直处于魂游、恍惚之间……

谁都知道,你也难舍娇妻,多贤的妻啊!

 

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7)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憾之二:

心忧海事

 

如果,不是采访到你学长、朋友、同事蔡壮标,你生前的头一天晚上,会是个致命空白!

先你几年进入海事的蔡壮标说,“你牺牲的头天晚上,晚饭时你们挨着,白天海上颠簸得厉害,非常疲惫,所以就喝了一点酒。”老蔡说,“庆文他不怎么喝,最多两三小杯。”

据老蔡回忆, 饭后安排住房,你们俩住隔壁。所以饭后,从不串门儿的你,到老蔡屋里串门儿,两个便天马行空地聊起来。老蔡说,没想到,那晚的海侃,竟成了最终倾诉。我永远也忘不了……

老蔡说,简单说来,我那天晚上与庆文,聊至半夜,范围很广、话题很多。先是聊了一些,进入海事以来的感受。后来,就最集中在09年以来,东海到南海的海权纠纷。

老蔡说,你对他说,百度搜索“海权”,有四五十万条目,搜索“陆权”,只有五万多个。

老蔡说,这个变化,反映出网民在关注“海权”。

你说,何止是关注!这说明,中国人的海权意识,已从社会精英阶层,逐渐向下渗透。

老蔡说,604年前,郑和下西洋,被普遍认为是中国古代海上力量的高峰。但明朝舰队,不具军事性质。所以,从来中国就是“海权旁落、有海无权”。

庆文说,不对, 1598年的“露梁海战”,明朝海军借助造船技术、火器技术优势,大败日军。此一役,将日本侵略东亚大陆,推迟了300年。

老蔡说,在庆文看来,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海上贸易对国家的重要性上升,逼着人们重视海权。

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7)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老蔡说,庆文对他说,海权对于中国,生死攸关。庆文说,没有海权,就不可能有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

老蔡说,因为我们海事人员,这次又是专项执法。于是,我们就谈到了一些国家的海上执法力量、执法体制,也谈到了我们当下的无奈。

老蔡说,庆文对国际海事执法体系,很有研究。庆文说,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瑞典、荷兰等国,他们是拥有统一海上执法力量的国家。这种体制,一般由一个政府部门主管。

老蔡说,在庆文看来,美国海岸警备队,职责范围包罗万象,涉及所有涉海部门的工作。它是美国第五大武装部队之一,与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并列,号称世界第十二大海军、第七大海上空军。它就是一支准军事部队。

老蔡说,庆文告诉我,就连日本海上保安厅,实力也相当可观,11个管区,65个海上保安部,12个航空基地,船只500多艘,飞机70多架。

老蔡说,可以说,庆文对海事、海事执法的了解,是有国际视野的。因为,这次海事执法,所以,自然而然话题回归执法。老蔡说,庆文的许多想法、看法,是前卫、大胆的。

老蔡说,譬如,中国海事发展方向,庆文就认为,一个大方向就是把分散的资源集中起来,把分散的装备集中起来,把分散的人力集中起来,形成强有力的执法力量。

老蔡说,关于南海,按庆文的想法,要想实现有效管辖,应以中国海事的名义,在南海划出若干条纵横航道,让贸易货船与各国军舰分航,对不按规则航行的船只,强制管理。那时“南中国海”,才会真正成为“中国南海”。

老蔡说,那天晚上,庆文与我聊天,大概就说这些。零点多一点儿,他回去查资料了……

 

憾之三:

IMO诱惑

  

IMO”是国际海事组织,英文“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缩写。它是联合国负责海上航行安全,以及防止船舶造成海洋污染的专门机构,总部设在伦敦。

IMO最早成立于195916,原名“政府间海事协商组织”,19825月,改称国际海事组织。

 

现在,有一个场景不可复制、亦不可考了。

那就是,你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当着什么人,告诉同事、好友苏喻乐,你想通过努力,达到的短期目标是,做个“高级工程师”。同时,你还有个中长期目标,到“IMO——国际海事组织”工作。

你,杨庆文,婴儿样透明,你心里这样想,你就这样说了。你根本不懂,在中国有些话是能做不能说,有些事儿是能说不能做,有些事儿是不能说也不能做,有些事儿是能说也能做的。

这个道理,许多没有你学历高、知识结构没你好、阅历没有你丰富的人,甚至一些学校里“少年老成”的孩子都懂,就是你不懂。

怪不得蔡壮标说,你太太工作在公安局,具有一定“官场性质”,她纵然也心地纯净,但在人情世故方面,比你要强。

据老蔡说,陈朝华多次劝说你,可劝到你“皮上”劝不进“你心”,你是习惯了的,你觉得我说的,没什么。且,你一直对你的优秀,很有自信,从不怀疑。

你不知道,苏喻乐一次与人聊天时,把你的话传出去了——你知道的,在中国许多地方,只要一句话传出去,有时会引来无边无际的话海。

于是,就有人说,你是想去拿“国际海事组织”的高薪“美元”;也有人说,你纯粹是出风头,至少你在想出风头……

于是,一天,几个人漫不经心间在说这些,老苏刚好“拾听”到了,于是老苏勃然大怒,与他们理论了一番。老苏,几乎是“男黛玉”的身材,发起怒来竟也能那样火爆。

老苏说,“你们说的,是你们想的。你们根本不了解他,他比我们一般人,心底要纯净得多!”

采访中,老苏说,“我了解,他不是想去领高薪,也不是想出风头。他是觉得,中国一个海洋大国,至今仍不是海洋强国,我们海事部门,所对应、接轨的一切海洋国际法规,百分之九十是海洋强国制订的。”老苏说,“他对我说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年,改革开放三十年,和平发展到今天,许多国际规则制定上,该有我们的话语权了。恰恰海洋、海权,是我们的软肋。”

老苏说,“在庆文看来,没有海洋、海权话语权,中国永远不会发展成一流强国……”

老苏说,“他曾长期在海洋上漂,他对海洋、海权的认识,要比一般人贴实、质感,他是真正了解海洋重要、海权重要的精英。”

老苏说,“上心、勤奋、磨砺,让他具备了担当的素质,我了解庆文,他心里想的一直是为国家、民族有所担当。他,不同于“愤青”,也不同于另一些知识分子,他不但心怀忧愤,还是个扎扎实实、点点滴滴,做准备的人,他一直默默准备着,准备着有一天,成就民族的担当……”

老苏说,我与庆文聊天较多、私交较好,他称我“苏老轨”,我叫他“杨老轨”。庆文,是具备真正国际交涉能力的海事人。对国际海事,他了如指掌,对中国海权,他忧思不尽。

老苏说,有一次,我们谈起了中国海权困局。

老苏说,最初是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个某国人,认为中国太霸道,要把公海变成“中国湖”!我问庆文,有何看法?

老苏说,庆文本来好脾气,可是一听此文,义愤填膺,连声说,无知,无知!庆文说,南海,历来是我们的,历史如此,不容改变!

老苏说,在庆文看来,南海海疆是历史形成的,不是中国强大后强加给谁的。庆文说,一些国家,独立以前,不具主权,何来海权?他们不清楚?!!虽然,中国南海的“九段线”标,地图上1947才有,但事实存在,已几千年!

说到这儿,老苏的脸开始扭曲,眼窝充满幽幽泪光,泪水在他眼窝中,泉水醒来般打转……

老苏真哭了……

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7)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采访中,老苏不是第一个哭的,也不是最后一个!

 

其实,要说憾事,岂止这些?

譬如,你这么一个对党忠诚、一心向党、为党工作的人,去世之前,还是个“入党积极分子”……

譬如,你的女儿,你的宝贝女儿,你用心良苦的女儿,你的掌上明珠,你的心肝,她才几岁啊……

譬如,深爱你你也深爱的父亲母亲,给了你生命,给了你尊严,给了你一切的他们,已白发苍苍……

但是,有一点,庆文啊,如果你牺牲,能真正唤醒国人海权意识的觉醒,能真正加速海权意识从精英阶层向下渗透,渗入到每个中国人心里……

那么,庆文啊庆文,你死得其所,死得值得!

那么,庆文啊庆文,你死的重如泰山,功德高如喜马拉雅!

 

为海权牺牲:你,是海的儿子!(7) - ☆东山少爷☆ - ☆〖军旅作家〗@【魏远峰】☆

  评论这张
 
阅读(63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