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远峰☆

男人终会明白,美女是不能信仰的,文学却可以成为宗教……

 
 
 

日志

 
 
关于我

魏远峰,河南武陟人,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学员,文学创作二级,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少顽皮,母喟曰:孺子难教!待入学堂,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取枸树枝而成弯弓,集土坷垃以打土仗。放过牛,开过车,当过村干部。入伍雷州,伴蚊虫、硕鼠、巨蟒、惊雷,,历排长、副连长、汽车队长。尝哀和平年代未血洒疆场,叹升平岁月只遥思狼烟。奈何!奈何?! 喜《孙子》、《周易》,出版长篇小说《钱是个什么东西》、《东山少爷》、《大清河防》、《兵者》、《雪落长河》,作品三百万字,获奖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创作谈]《我的文学梦,传奇抑或传说?》  

2011-06-23 18:26:39|  分类: 远峰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作谈]《我的文学梦,传奇抑或传说?》

 

         魏远峰

 

眨眼间,进创作室十年,回想起来,颇多感慨。

曾以为,30岁进创作室,一辈子能写多少!?

如今,我只说,生命才情,人人有限。

唐栋先生曾玩笑说:“一个人,能写多少,或由天定,早写完早死。”他的话,很让我恐惧,害怕早写完。

 

70后作家,或多或少,有些抱怨:前面50后、60后,所达高峰,不可企及;后面8090后,步步紧逼,无路可逃。于是感慨:没有成名,已被掩没。

70后作家,尤其农村出身者,实际所受教育并不好。上学赶上包产到户,老师们情系庄稼——以及我们,讲完了课、布置作业、到田里去,谁让田里“长”工资?!

往往老师走了,我们会拨表提前放学,好赶上听《岳飞传》、《三国演义》!至今觉得,收音机评书,不及流浪艺人唱坠子。说书人,惊堂木拍下:“说书不说书,上场先说毛主席语录。”

操琴的瞎子,吱吱咕咕拉一阵弦子:“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说书人接:(说)“天不早了,人不少了,男孩不哭了,女孩不闹了,鸡也不飞了,狗也不叫了——我—们—开—书—了——”

(唱)“尊一声,列位父老和乡亲,我们是外地来的说书人,开书来也不知把什么来唱,我把那列位乡亲问一问——”

(说)“各位乡亲父老,也不知你们喜欢文的、武的、古的、今的?”

(唱)“爱听武来杨家将,爱听文来说包公,文的武的都不爱,咱说说唐僧西天去取经……”

不过这些,或成了文学养料。也算是东方不亮西方亮、那边欠收这边补吧?

 

至于文化。

“……一天老马对小马说,孩子你长大了,能帮妈妈做些事吗……”,“……途中两狼,坠行甚远……”课文,几十年不忘,很文化。

“四将军,你莫要羞愧难当,听山人把情由,细说端详啊……”,“小二姐,我打坐在,绣房之内……”,戏文,几十年不忘,很文化。

乡下,多有“文化人”,“男女厕”分不清,却能讲“前三皇后五帝”、“苏秦相陆国”。细琢磨,连名词动用,都用得精妙!令人瞠目。

甚至,在三十几年前,奶奶纺车嗡嗡,一边絮叨:“买了马,你不会骑,还说您爹不买驴;买了驴,你不会拴,还说您爹不买鞍;买了鞍,你不会套,还说您爹不买轿……”

奶奶早已仙逝,我越来越觉得,这是我最早的文学启蒙。

想想,万事万物,下了心思,皆文化。

后来写作。我在黄河滩放牛,牛嘎吱嘎吱吃草去了,我就或躺、或坐、或站着发呆。日子,像复印的,很是无聊。忽一日,心血来潮:始写长篇小说:《悠悠黄土情》。

白天,在莽苍的河滩,飞扬瑰丽的梦;晚上,蚊虫相伴,灯下疾书,糟蹋纸张。从那时起,断断续续写,没再撇下。

入伍时,我把它们背到部队。十年时间,读了再改,改了再读,终作短篇发。时,哽咽无言。

今天想想,觉得胆子真大,脸皮堪抗性真好!

 

写,就得发表。

网络兴起,无门槛写作,近几年才有。之前,对写作者言,发表是首要问题。在我的写作路上,《战士文艺》和《解放军文艺》,有大恩德。

我第一篇短篇小说《悠悠黄土情》,1996年发表于《战士文艺》。在《解放军文艺》发表的第一篇小说,曰:《车手》,编辑:王瑛老师。之后,在《解放军文艺》发表小说《出奔》。

再之后,是《末代师长》、《你和我的故事》、《连长彭铁钢》、《相思江水相思长》等。因为写长篇,我在《解放军文艺》发表作品并不算多,却重要非常:一是,它贯穿我的成长;二是,得到太多东西。

那一年,刘立云老师代表《解放军文艺》参加笔会,小说《出奔》是笔会作品,最初是一段历史、一段未来,交叉结构。可是,老师们高度评价了构思,也指出结构“两张皮”。

最后,一分为二,在《解放军文艺》上发历史部分,曰:《出奔》;在《西北军事文学》发未来部分,曰:《兵法》。

中篇小说《奸倿是怎样炼成的》,寄给了王瑛老师,她翻看了,然后给洪山看,洪山说较差。她又让李亚看,李亚说,是他读过我的小说中,最好的。于是上版,惜被刷下。

不过,他们把“编辑稿”寄给了我,看着“编痕”累累,令人感动不已。

 

还有,就是与老师们交流,学到不少。几次笔会,与殷实老师交流,可以感到,他阅读量巨大,古今中外名著、名篇,如数家珍,点评精准。不与高手交流,人很难发现、证实自己浅薄。班门弄斧,正面意义,正在于此。

2002年,王瑛老师来穗,司机不在,我开车保障,谈到读书,她说了个“有效读书”概念,让我受益匪浅。

她说,作家都读过不少书,可并非全有效。于是,说到阿来读《铁皮鼓》才开“天眼”,于是有了《尘埃落定》。她还说,有效之书,定要读透。

于是,我手抄了博尔赫斯、格拉斯、奈保尔不少作品,汪曾祺许多作品,我几乎背会。笨死了,却很有效。

我知道,受教育一般,天资又不高,只能靠勤。后天修来,与先天有,大不相同;就像天生丽质,与整容美女,天壤之别。

 

我曾说,“我不打算混”。我想,既然选择文学,我就不会停下脚步——在我的追寻中,与《解放军文艺》的缘分,还会继续下去。不为别的,为了我的精神流浪,有个园地;为了我的灵魂放逐,有处憩息;为了验证我的文学之梦,是传奇抑或传说!

原载《解放军文艺》(2011.06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7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